〈時評〉誰怕《反滲透法》?

  1146
台灣基進11月曾呼籲將「統戰揭露機制」納入反滲透法草案的討論中。

台灣基進11月曾呼籲將「統戰揭露機制」納入反滲透法草案的討論中。 (來源 中央社)

民進黨團版的《反滲透法》草案,頃於立法院快馬加鞭推進中,雖然中國國民黨及親民黨立委都強力杯葛,該法仍預期可在2019年的最後一天通過。

台灣的《反滲透法》草案第一條所說的「為防範境外敵對勢力之滲透干預,確保國家安全及社會安定,維護國家主權及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特制定本法。」此中的「境外敵對勢力」雖未指名道姓對象有那些,一般的認知,主要當然就是針對全球唯一對台灣有深深敵意、對台灣領土有高度覬覦與野心的中國,難怪跟中國往來熱絡、也沆瀣一氣的國親兩黨要跳腳反對!

紅色中國透過「孔子學院」以及個人、媒體、非政府組織、政治獻金,滲透歐美民主國家的教育學術界與政治界,利用民主國家的學術自由進行學術自由的迫害、利用民主國家的政治自由進行政治自由的破壞,已經惡名昭彰,並紛紛遭致反制。

孔子學院一個接一個被凍結下架。澳洲的「反間諜法」與「反外國勢力干預法」已分別上路;美國的「反外國宣傳與造謠法案」、「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紛紛出爐,指名道姓的《反制中共政府及共產黨政治影響力運作法案》(Counter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Communist Party’s Political Influence Operations Act)則在力推中;加拿大則是立有「C-76競選廣告透明法」,禁止外國機構出資投放黨派競選廣告;英國國會也在今年11月發表報告,提出警告「英國高等教育體系太過自滿、嚴重低估中國干預的風險」、「政府及各校管理階層所具有的警覺和應對明顯不足」。

台灣,位居中國對外滲透的第一線。化名王立強的中國間諜,在澳洲招供的「中國以網軍及政治獻金介入操控台灣的選舉」,豈是空穴來風?台灣從速訂定《反滲透法》以亡羊補牢,除了境外想方設法要滲透進來的外人,與境內試圖吃裡扒外、裡應外合的背叛者外,誰曰不宜?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