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漢族的文字書寫泰雅的生命—瓦歷斯

瓦歷斯 (國家教育研究院圖片)

瓦歷斯 (國家教育研究院圖片)

(台灣英文新聞 / 文化組 綜合報導)在愛學網108年的名人講堂中,邀請到了著名泰雅族作家瓦歷斯,一同來製作這期的名人講堂,在這期的影片裡面,我們可以看到瓦歷斯講述如何透過閱讀文字的書寫,去認識自己的土地,並且看待外面的世界。

認識自己的家鄉──M'ihu部落
這個部落其實是一個被遷移過後的部落,他在1919年的時候,日本的統治就設了一個叫做埋伏坪社,我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們這個部落是一個大的戰場,它其實從清末就是一個很重要的戰場,到了日據時期1902年跟1912年,日本人也是從這個部落開始打進去的,我在寫《射日》這首詩裏頭,其實談的就是當時1912年的前進北勢番的日本軍警的一個聯合作戰的歷史。

921地震對部落的傷害
921地震帶給我們部落的傷害,頂多就是你的房屋毀了,你的經濟體系被破壞了,然後因為這個經濟體系的破壞,讓部落親族之間的關係也開始破裂,我覺得這個是造成我們最大的損傷,921會造成你宗族之間的那種關係的破裂,我覺得真正的原因其實是你外部的文明的入侵。

新文明的衝擊
我是50年出生的,我就在部落的這個小學就讀,換句話說,開始接觸新文明,在接觸新文明的過程裡頭,我們發現到外面的世界在紀錄歷史是使用文字,
這個有別於我們泰雅族的口述傳統,可是新文明進來 你就會傳統的文明互相的糾葛,我們的文明就會受到變遷,也就是說我們的口述傳統慢慢式微,這個時候你就會想到說,那我在這種過程裡頭,我如何重新去找回我自己的傳統文化。

用文字書寫泰雅的生命
我發現到文字,它是其中一個很好的一個紀錄的方式,隨著整個臺灣的民主化的發展,我重新來問自己,我到底是誰,我是泰雅人 可是在臺灣這塊土地上面,我的位置到底什麼,你反而會模糊不清,所以你為了要把這樣一個歷史的迷霧把它打開,把它弄清楚,所以我才會去找很多相關的資料,後來我才發現到,你要肯認自己的民族、肯認自己的文化,你就必須要回到自己的出生地,重新去做田野,所以我大概在二十幾歲的時候,我就已經做了非常多的口述歷史,做了非常多的跟耆老的對話,我覺得文字,它有一個很重要力量,它就像是很開闊的視野,可以讓你看到更遙遠的地方,不過無論如何,在透過這些閱讀文字的書寫,我總是會回到自己的土地,所以我的視野一直都是回到原點的。

瓦歷斯鼓勵孩子的一段話
把雙腳站穩在土地上,我相信你的眼睛看世界會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