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推《反滲透法》 最強力的「反共照妖鏡」

  325
習近平澳門回歸20周年演說(美聯社)

習近平澳門回歸20周年演說(美聯社)

民進黨團版《反滲透法》草案將在今年最後一天通過,這是民進黨立法院自2016全面執政以來最重要的立法。這次立法有呼應國際現勢的情境,但是可能還需要更加精密的行政措施配合,否則很容易成了宣示性立法,而無實質作用力。美國最近不論對台灣香港新疆與西藏的民主與人權相關法案,第一道手續都是以行政單位每年向國會提交調查報告為前置作業,以做為根據,在未來美國可以動用既有的法律對中國政府與個人進行實質的制裁。

目前台灣的《反滲透法》草案,則只有在第十一條規定「各級政府機關知有違反第三條至第九條之情事者,應主動移送或函送檢察機關或司法警察機關偵辦。」這樣的說法不夠嚴謹。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與民主黨參議員寇提茲馬斯托(Catherine Cortez Masto),繼去年六月底,再度共同提出《反制中共政府及共產黨政治影響力運作法案》(Counter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Communist Party’s Political Influence Operations Act),要求政府制定策略,以抗衡中共在美國的影響力,必須釐清中共行動的範圍,才能有效打擊中共的政治影響力。法案的總說明中明白列入A bill to require an unclassified interagency report on the political influence operations of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and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with respect 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for other purposes.以嚴謹的調查作為基礎。

過去數年,澳洲也一樣感受到中國威脅——包括代理人與政治獻金——無孔不入,故而尋求透過《外國影響力透明化計劃法》(FITS)、《選舉法修正案》(ELA)等,圍堵「中國紅色滲透」。法案在兩大黨共識下過關,而新上台的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更將外國代理人的登記時程 縮短。都在對付中共的滲透。

台灣的《反滲透法》草案第一條言明,「為防範境外敵對勢力之滲透干預,確保國家安全及社會安定,維護 國家主權及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特制定本法。」這個立法意旨與美澳等國同步,這是進步的。而用詞定義了,「境外敵對勢力」:指與我國交戰或武力對峙之國家或團體。主張採取非和平手段危害我國主權之國家或團體,亦同。「滲透來源」:(一)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及所屬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二) 境外敵對勢力之政黨或其他訴求政治目的之組織、團體或其派遣之人。這是明顯以中共為對向,但定義更有延伸性,事實上,中共可以利用第三國或其他團體來當代理人,所以這兩項定義是必要的,其後在第三條中明訂,「任何人不得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捐贈政治獻金,或捐贈經費供從事公民投票案之相關活動。 違反前項規定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對治的是現今最重要的中共統戰,到底是不是合宜的制裁,還要討論清楚。

無論如何是個好的開始,不過藍營與國民黨的政客反應很激烈,還以各種抹黑手段阻擋立法。還以違憲,用心險惡,這些情緒用語來攻擊,還說國外沒有相類似的立法,真是無恥。可是這更加表現《反滲透法》草案本身的照妖鏡本質。民進黨這次的立法仍不夠完備,相關的政府官員也準備不夠充份,竟然沒有行政院版的推動,但這都不防礙年底通過立法的重要時程,事實上,很多細節都應在未來立法通過之後的施行細則來補足工作流程。民進黨黨團此次動作具有重大的時代意義。

本文作者為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