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溯源 歡迎指正!」爪耙子的故事

  430
Tomasso Salini

Tomasso Salini (來源 維基百科)

在17世紀法國有一位作家兼詩人拉‧封典(Jean de La Fontaine),曾經寫了一篇寓言《猴與貓》(Le Singe et le Chat);故事的內容敘述有一隻名叫貝當(Bertrand)的猴子,看見在一堆熾熱的餘燼裡有幾顆烤熟的栗子。牠很想挑出來吃,但是牠知道這些栗子一定很燙,不想親自動手;於是牠找來一隻名叫哈東(Raton)的貓。牠告訴哈東說,只要牠願意幫牠把那些栗子從餘燼裡耙出來,牠們可以各分一半來吃。生性憨直的哈東答應了;於是貝當抓著哈東的爪子當工具,把栗子一個一個耙出來。但是那些栗子實在太燙了,害得哈東的爪子嚴重灼傷。事後猴子貝當竟然食言,把那些栗子全部獨吞了,連一顆也沒分給哈東。

寓言雖然都是虛構的故事,卻也忠實地反映出人世百態。果不其然,貝當和哈東的劇情最近居然在我們的社會中真實地上演了。大家應該還記得,前一陣子有幾位中央民意代表跑到外交部去抗議;從現場錄影中我們赫然發現,有一位黃姓的民代居然抓著另一位陳姓民代的手往門縫裡塞,並且用力把門關上,害得陳姓民代的手被夾傷。這可說是寓言《猴與貓》活生生的現代版。

由於《猴與貓》的寓言,台語(這裡所謂的台語是指目前在台灣通用的源於閩南語的一種語言)裡出現了「爪耙子」(台語音:jiào-pê-á)這個名詞;這個名詞中的「爪」當然指的是那隻笨貓哈東的爪子。因此,「爪耙子」的意思就是「被他人利用的冤大頭」,或「被他人支使的走狗」;在台語中尤指「被他人利用的奸細或告密者」。

上述寓言《猴與貓》的結局,笨貓哈東不但爪子嚴重灼傷,最後連一顆栗子也沒分到,真的是有夠衰。但是跟《史記:越王勾踐世家》裡記載的「狡兔死,走狗烹」的歷史典故相比,哈東還算是幸運的--至少牠的小命還在。

按,《史記:越王勾踐世家》係敘述越王勾踐臥薪嘗膽完成復國大業之後,誅殺功臣的一段歷史。范蠡和文種是輔助勾踐的兩大功臣;范蠡早看出勾踐這個人「長頸鳥喙,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樂」,因此在輔助勾踐完成復國大業之後,他馬上急流勇退,據說帶著美女西施泛舟西湖去也。途中他寫了一封信給文種說:「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文種看了信之後稱病在家不再上朝。此時有人見縫插針向勾踐進讒,說文種密謀作亂;多疑的勾踐信以為真,乃賜劍文種,令其自盡。

根據《康熙字典》的解釋:「走,猶僕也」,所以「走狗」就是「像傭僕一般被支使的狗」的意思;當一隻像傭僕一般被使喚的狗失去利用價值的時候,往往連老命都沒了。

有趣的是,作家拉.封典除了提供台語裡的「爪耙子」(jiào-pê-á)的語源之外,他還說過一句名言:「Rien n'est si dangereux qu'un ignorant ami ; Mieux vaudrait un sage ennemi.」意思是「不怕神對手,只怕豬隊友。」上述幾位前往外交部抗議的民代,本來有一個明確的訴求;但是他們當中偏偏出了兩個豬隊友,竟然賣力合演一齣現代版的《猴與貓》戲碼,結果不但貽笑社會,而且他們本來的訴求完全被模糊掉了。

「不怕神對手,只怕豬隊友。」--信哉斯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