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爭取成為罷韓遊行「我錯了大隊」領隊

  1751
圖片轉載自Wecare高雄臉書

圖片轉載自Wecare高雄臉書

高雄12月21日將舉辦「WeCare罷免韓國瑜」大遊行,同時以「我錯了大隊」為命名,擬邀請館長陳之漢擔任領隊,誰知館長得知此事後,卻勃然大怒。主辦單位相關人員如尹立、劉世芳等人,立即發文公開道歉。在此,我想向活動主辦單位爭取,讓我取代館長陳之漢之位,擔任遊行的領隊。

主辦方的重要幹部之一,劉世芳是我認識逾30年的朋友,我們兩人是在美國留學時,也就是1987年的時候認識的,一至到今天都還有聯絡。這次,我想爭取「我錯了大隊」領隊一職,是因為我曾在1994年時,參加環保聯盟在新北市發動的「罷免擁核立委」。當時的我是擔任環盟副會長也是罷免韓國瑜與洪秀柱等人的主要推動人。事隔多年,高雄再度出現罷韓運動時,就有人將那一年的新聞找出來,並封我為「罷韓祖師爺」。在此,我毛遂自薦,希望成為「我錯了大隊」的領隊。

這次「我錯了大隊」的設計當然是反諷式的。2013年5月19日環保聯盟辦了一場反核大遊行。當時我是這場反核大遊行的總指揮,在大遊行中我設計了一個「反貪腐大隊」,並邀請當時的「MG149案」被起訴的台大柯文哲醫師擔任領隊。時任台北市長的郝龍斌於是宣佈,將台北市的凱達格蘭大道命名為「反貪腐廣場」。當然,遊行設計的目的旨在嘲弄國民黨籍台北市長郝龍斌、及諷刺「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屬國民黨政府的司法體系。

至於這次爭取成為「我錯了大隊」的領隊,其實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有關媒體,一個是有關集遊法。12月21日高雄市警局同時核准了挺韓大遊行,國民黨籍總統候選人、高雄市長韓國瑜卻公開呼籲,罷韓遊行主辦者不得用遊覽車載非高雄市民到高雄參加罷韓遊行。然而各縣市狂熱韓粉卻可以跨縣市隨韓國瑜造勢。那麼,假如我要去高雄帶隊,我要搭什麼交通工具呢?是搭高鐵還是高鐵當天會停開呢?

台灣的集會遊行法是受憲法第14條保障的基本人權。韓國瑜竟然可以講出高雄市民之外的人不應去參加當地的罷韓遊行,可見他對民主、對人權,對中華民國憲法的不熟悉,與不及格。因此,這位信口開河隨便講講,說了一大堆完全沒有兌現的政見就落跑的唬爛市長,確實是對民主認識不足的草包。

對於當天的活動,用「我錯了」,是因為目前在台灣有一些人拿著中共五星旗在各處跑的團體,例如愛國同心會、統一促進黨等。而這些人民團體之所以可以拿著中共五星旗各處跑,正是因為我在1998年推動的一個釋憲案。當年1月23日大法官釋字第445號的釋憲案,集會遊行法第4條「集會遊行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的條文違憲。後來,集遊法第四條、人團法第二條、國安法第二條的類似條文,都修法刪除掉。因此才會在台灣各地,看到拿著五星旗「為匪宣傳」仍受憲法保障的思想自由了。而這個原先我們所追求的思想自由,卻被中國政府以及受中國收買的份子,在台灣「利用民主 反民主」,又或是對台灣的民主機制加以打擊及破壞的親中份子。例如在2018年底的五合一大選中,高雄市長韓國瑜就受到中國支持的台商很大的資源支助。使得韓國瑜在市長大選中贏得選戰。如今也難保中國政府不會如法炮製。中國間諜向心在台灣的活動,相信也與中國的併台野心有關。中國有多少資金流向韓國瑜陣營,值得政府好好追查。

另一個讓我覺得「我錯了」的地方,目前有許許多多的有線電視台,尤其是有韓天電視台之稱的中天,每天鋪天蓋地的為韓宣傳。在1995年5月20日我曾舉辦過一場「黨政軍退出三台、媒體改造大遊行」,當時我是這場大遊行的總指揮。遊行路線從台北市政府出發,途中經過八德路台視公司,並且在台視大樓前以大氣球綁著1塊銅網升空,阻擋台視送向竹子湖轉播站的電波。1995年媒體改造的運動,促成了民視的成立,以及後來有線電視台的合法化。而今天,各種台灣的電視媒體、再加上網路興起的推波助瀾,使得包括中國併台的訊息,對於台灣民眾的洗腦可說是防不勝防。有時這也會讓我覺得,以往的突破集遊限制的努力是否值得。有時候看到那麼多假消息流竄也讓我覺得,是否推動媒體解禁是一個錯誤呢?但其實推動思想的解禁與媒體的解禁並非個是個錯。

為此,爭取「我錯了大隊」領隊一職,其實是要表達支持罷韓遊行。我有信心再更加開放、民主的情況下,台灣將可達到我努力40年的社會公義及獨立建國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