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阿美族男子遭父丟包西班牙 失聯38年終於有機會返鄉

38年前陳炯明跟著父親陳成生跑船時,因吵架被父親留在西班牙,找不到回家的路

  1028
滯留西班牙38年的陳男妹妹陳秀蘭(右),日前向移民署台東服務站專員陳允萍(左)求助,代兄辦理返國相關文件。中央社
移民署專員同時也是立委參選人陳允萍(右) ,放下選務盡力幫忙陳秀蘭(中) 一家人團圓 (中央社)

滯留西班牙38年的陳男妹妹陳秀蘭(右),日前向移民署台東服務站專員陳允萍(左)求助,代兄辦理返國相關文件。中央社

移民署專員同時也是立委參選人陳允萍(右) ,放下選務盡力幫忙陳秀蘭(中) 一家人團圓 (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生活組 綜合報導)阿美族男子陳成生帶著兒子陳炯明跑船,因負氣將兒子丟包在西班牙,事後懊悔,花了27年跑遠洋漁船希望找回兒子,但直到過世都未能如願。經移民署協助,失聯38年的陳炯明可望回台灣故鄉。

移民署台東縣服務站專員陳允萍,日前接獲阿美族女子陳秀蘭陳情,希望協助處理失聯38年的哥哥陳炯明,從西班牙回到台灣的難題。

中央社12日引述陳秀蘭說,38年前因家境清寒,父親帶著當時只有17歲的哥哥陳炯明跑遠洋漁船,因父親在船上當主管,對哥哥要求嚴苛,父子倆經常發生摩擦。

有一次,2人發生嚴重爭吵,父親將哥哥關在船上的冰庫。船隻靠港西班牙時,與哥哥一起跑船的同學,偷偷打開冰庫放走哥哥後,哥哥從此失去聯絡。

父親看到哥哥逃跑,一時負氣,將哥哥的護照文件全部帶回台灣。但回台灣1個月後,父親就相當懊悔,決定回到西班牙找回哥哥,於是又與船公司簽3年遠洋合約,希望船隻有機會靠港西班牙能找回哥哥。

不過,父親沒有如願,於是再簽3年,就這樣連續簽了9次,總共27年在海上漂泊,期間雖然多次靠港西班牙,但始終沒有哥哥的消息。

陳秀蘭表示,小時候不明白為什麼父親一直跑遠洋,且每年才回家1個月,長大後她問父親,父親才說「因為妳大哥還留在那邊 (西班牙),當初是我的錯,我要把他找回來」。

最後,父親因為思念哥哥而病倒船上,加上在大海就醫不方便,父親只能吃止痛藥應急,民國97年因胃癌往生。

陳秀蘭說,父親過世後,母親也往生,一家人也淡忘了哥哥的事,且太麻里老家遭火燒得精光,兄弟姊妹離開太麻里各自找地方安居。

兄弟姊妹分開安居,她跟隨丈夫住在東河鄉泰源山區,突然接到跑遠洋漁船的阿美族鄉親電話,告知在西班牙遇到哥哥,並留下哥哥在西班牙餐廳上班的電話。

「好像是詐騙集團」陳秀蘭表示,這意外消息讓她很興奮,但又怕是詐騙集團,於是打公用電話確認,果然對方說是台東阿美族人陳炯明,但聽起來卻是中國口音。

為了再次確認,她要求對方「隨便講一句你記得的阿美族話」,對方於是說「Nga''ay ho(你好)」她與妹妹聽到這句話,眼淚都掉出來。

對方繼續說,「小時候妳是跟屁蟲,喜歡跟著我」,此時她更確定「就是大哥沒錯」。

哥哥在電話中告訴她,38年前看著父親的船離開西班牙後,很後悔、很想家,但沒有護照及身分證明,無法離開,經常徘徊在港口希望能遇到台東人,總算讓他碰到台東阿美族鄉親,將他活著的訊息帶回台東。

陳秀蘭說,哥哥幾乎忘了阿美族語,只會那句「Nga''ay ho」,就連阿美族的傳統美食「腊烙」(醃肉)都不會說。

她告訴哥哥,父親臨終前留下一句話「找回大哥」;哥哥聽了,在電話中哭了快半小時。哥哥說「我早已原諒父親了」,就這樣第一次通話,公共電話投幣就花了新台幣1500元。

陳秀蘭表示,1年前她透過各種管道,希望能幫哥哥返回台灣,找了所有機關包括西班牙駐台商務辦事處,台北、台東2地跑,皆不得要領,日前經過他人指點找上陳允萍,才讓哥哥回台東一事露出曙光。據了解陳炯明已在西班牙成家立業,有一個小孩。

移民署台東縣服務站專員同時也是台灣民眾黨台東縣立委參選人的陳允萍指出,雖然選舉很忙,但他放下選務幫陳家一家人團圓,目前護照部分已經沒問題,接著取得良民證及出生證明,陳炯明就能回台東,希望能趕在明年(2020年) 春節前讓陳炯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