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美麗島事件40週年有感

  367

(來源 中央社)

12月10日就是美麗島事件40週年。上週日民進黨提名信義、松山選區立委參選人吳怡農競選總部成立時,除了蔡英文總統參加大造勢外,吳怡農當時還說了一句話「蔣經國是壞人,害我爸爸沒工作」,引發關於老蔣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功過論戰。在此我想講一些我自己在1980年及1990年,這十年間的一些親身經歷,供各位參考!

1979年12月10日美麗島事件後,國民黨派四大公子之一沈君山到美國各地演講,解釋美麗島高雄事件中,暴民擊警的真相。但是,我們在海外的台灣留學生都知道,其實根本就是「未暴先鎮」。

我記得很清楚,沈君山在威斯康辛州麥迪生校區演講時,我就站起來對著他說,他的說法是謊言,並送他「1234567、忠孝仁愛禮義廉」的對聯。如今過了40年,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更是說謊成性,其行徑囂張比沈君山嚴重百倍,我現在也要將這個對聯「1234567、忠孝仁愛禮義廉」,正式奉送給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韓國瑜。

1980年夏天,我拿到清華大學「管理與決策研究所」副教授聘書,這是當時的所長李家同教授和我通訊兩年,並且做了很多努力,甚至找到李國鼎先生協助的結果。後來,芝加哥的『北美辦事處』堅持告訴我「回台加簽」已經被註銷,不能入境台灣。因此,我在1980年要回台灣任教的事就泡湯了。還好在同年年底,我就到美國太空總署( NASA)位於休士頓的詹森太空中心(JSC)擔任軟體工程師。10年後,我拿到台灣大學資訊工程系的教授的職務後,才在正式從資深人工智慧顧問一職離職,回台灣。

1990年8月,在台大尚未寄正式聘書給我時。我曾面臨二個抉擇,第一是在無聘書下辭職回台灣、第二是等收到聘書後再回台灣。我當時就判斷是等不到聘書的,於是直接選擇回到故鄉台灣。9月5日便正式向台大資訊系報到,當時的所長林一鵬教授跟我說,你就跟你的老朋友高中同學許清琦教授共用一個研究室。國科會的客座教授聘書,我來努力。

一週後,我拿到了國科會客座教授的聘書,再以這張國科會客座教授的聘書,申請到台灣大學客座教授的聘書。並於隔年才拿到台大的教授聘書到教育部頒給的教授證書,才正式成為台大的正式教授。這與目前正在爭論不休的蔡英文總統先到政大任教,之後才在教育部資格送審的情況類似。也就是說我是先擔任客座教授一年,才變成台大的正式教授 。

我想再談一下當時的一些狀況,因為除了台灣大學之外,其實我總共申請了10個職位,最後拿到聘書的只有台灣大學與淡江大學。其他包括台科大、工研院、東吳大學、清大、交大等,都沒有拿到聘書。

在送審過程中決定不給我聘書的只有清華大學。其他的學校,申請前我都見過各校的主事者,很多都是一見面就說,哇!你的資歷這麼好,我們一定會給你聘書,結果後來都沒有成功。例如工研院的尖端科技中心,當時的主任(應原一博士)見面時也滿口說一定會給我聘書,結果沒有拿到,後來我問了曾經在該中心任職的李學養教授,他告訴我說是在人二那關被擋掉了。更扯的是交通大學,我拿到了内部簽呈影本,上面蓋了五個章,包括所長、院長、人室主任、教務長、校長等,最後聘書也是沒有發出來。所長還打電話跟我解釋說他弄錯了,原先他以為有兩個名額,後來才發覺只有一個名額。我當時就問,如果那位排名第一的人選沒有報到,我是不是就遞補上呢,問得交大所長講不出話來。

這就是我們這些海外黑名單,1990年要回台灣時的實際狀況。因此,吳怡農說他的父親吳乃德在1990年進不了中研院是蔣經國害的,我想基本上是沒錯的 。

我也想在此談一下權貴子弟回台能夠享受到的待遇。在1992年時我協助資策會的一位在台大博士班學生林縣城,以排程軟體爭取台灣鐵路局標案。當年我暑假從美國回來時,林縣城經理對我說「老師:好消息,我們拿到了台鐵的標案。」但是他們的執行長果芸卻告訴我,郝海晏教授剛剛回台大電機系,他需要一個舞台。因此我們就找郝教授當我們的計劃顧問。就這樣我努力協助了一年的計劃成果就被權貴子弟搶走了。郝海晏,是郝伯村的二兒子、郝龍斌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