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台灣的未來 掌握在35.5%年輕人手上這一票

戶籍地投票是妨礙民主,台灣的自由民主仍需由大家共同守護

  826
不去投票竟以為是行使民主權利。

不去投票竟以為是行使民主權利。

2019年11月24日,香港在長達五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的混亂局面,舉行了議會選舉,香港人紛紛走出戶外,用手上的選票挽救了自己的家園,並以71.2%的投票率,讓泛民主派擊潰了親共的建制派。民主的力量再次回到香港。台灣將在2020年1月11日舉辦總統大選,我們的民主,我們守的住嗎?

台灣同樣有親中派(賣台派)(國民黨、新黨、親民黨、民眾黨、統促黨)與泛民主派,見圖1。台灣與香港有極大的不同,有太多人不知道或忘記(不敢想起)獨裁的恐怖,加上有賣台派的存在,以至於這次投票將有可能由國民黨及親中派當選總統或國會過半,台灣極大可能會被中共一國兩制,因此我們一定要去投下正確的一票。即便是不在戶籍地,也請大家回去戶籍地投票。尤其是年輕人,請不要小看自己的一票,因為您們至少有占1/3的票數,所以請您正視台灣的民主存亡問題,並投下正確的政黨票及總統票,用行動守護自己的家園。

圖1:分享自魏聰洲文章,2020民調各政黨支持群眾的國家認同分佈情況。文中提到台獨值=100*(非常支持*2+還算支持-不太支持-非常不支持*2)。各黨數值是:#台灣基進170、#時代力量97、#綠黨84、#民進黨77、民眾黨-5、親民黨-23、國民黨-80。

  • 年輕人要知道本次投票的重要性

太多年輕人不明白投票的重要性,認為投不投都沒差,但實際上我們要感嘆教育的失敗,賣台政黨的成功操作,讓許多人不知道民主的重要性,見圖2。本次選舉事關民主存亡,一但被獨裁後,往日的自由與種種福利將會消失。同時年輕人常怨嘆政黨不照顧年輕世代,殊不知自己除了有投票的權利外,還有抗議的權利,抗議不成還可以自己組黨。年輕人應該知道在民主國家才有種種改變的機會。因此大家要知道民主的重要性,以及這次不投,以後國家政權遭改變時,我們極大可能就沒機會發聲了。

圖2

  • 為什麼年輕人不投票

觀察以下近幾屆總統選舉的投票率,見表1。

表1:總統大選的投票率

第幾屆

年度

投票率

總投票數

選民人數

10

2000

82.69%

12,786,671

15,463,383

11

2004

80.28%

13,251,719

16,507,179

12

2008

76.33%

13,103,963

17,321,622

13

2012

74.38%

13,452,016

18,086,455

14

2016

66.27%

12,448,302

18,782,991

△從第10屆到第14屆的總統大選中,我們可以發現總投票率每況愈下,不投比率越來越高。再考慮持續下降的出生率(年輕人變少)與死亡率(老人變多),加上大多的年長者大多會去投票,每一屆的總投票數仍不見成長,因此可以推論年輕人投票意願皆不高、亦不多。

從2016年的台灣總統大選,看各年齡層的投票率,20~40歲約50~55%,40~60歲約60~70%,60歲以上占70%以上,見圖3(註2)。換言之,台灣有將近一半的年輕人放棄參與國家未來,並將此權交付給40歲以上的人決定。然而年輕人最討厭的事,不就是「爸媽替我們決定事情」嗎?為什麼在政治上如此矛盾,寧可辛苦四年(或一輩子),換得在選舉日偷懶一天。

註1:由於政府沒有公佈各年齡層的投票率,因此只能用民調估算

註2:數據參考自下連結,再自行估算各年齡區間範圍支持率

圖3

年輕人回家投票意願低,以及對政治的沒有想法或是冷漠,推測其理由有以下:

1. 考完期末考,想出去玩,投票好麻煩

2. 回家投票,誰幫忙付車票

3. 年輕人對於2019韓國瑜要選總統,感到不置可否,認為韓國瑜怎麼可能會當選,而覺得不投應該也沒差?

4. 我有廢票權利吧,廢票是表達對政黨的憤怒,廢票也是民主吧

5. 老人認為小孩不懂,有耳無嘴,最好不要投票,或是跟著家裡投票

6. 政黨或老人認為年輕人「人數少且投票率低=沒什麼影響力。」因此政黨對年輕人少有照顧,導致年輕人不願去投票。

7. 當兵的人無法投票,或是放假懶得去投票

8. 工作好忙想休息

9. 差我這一票嗎

從第六點可知政黨或老人認為年輕人「人數少且投票率低=沒什麼影響力」。看到老人及政黨的傲慢。年輕人為什麼不出來投票表達自己的影響力,甚至組黨以健全民主多黨政治,最終讓自己的生活更好。否則台灣的選舉將如同英國脫歐一般,年輕人的不投、亂投,導致老人替年輕人決定不想要的未來。

年輕人不關心政治不是台灣特有的現象,部分國家甚至用反面的新聞來刺激年輕人,如日本。新聞的反諷概述如下:呼籲年輕人別去投票,國家預算就不會用在下一代身上如教育等。進而都用在老人這一代,如:醫療等。換言之年輕人不投票,正好國家預算都用在老人身上(註3)。而台灣年輕人若不投票,將導致賺錢給不認識的老人花用。

註3:年輕人別去投票!國家預算都讓我們用 / Dear young people, "Don't Vote"

  • 年輕人的票,有一定的影響力

觀察2018年底的人口結構,可以發現各年齡層比例,見圖4、表2。可發現年輕人不少,超過1/3的可投票數(35.5%),年輕人具有一定影響力,但如果參考各年齡層投票率的情況,則會變成圖5、表3。

表2

年齡

人數

此區間投票數佔總投票數的比例

20 ~ 39

6,817,340

35.5%

40 ~59

7,351,783

38.2%

60 歲以上

5,053,317

26.3%

總計

19,222,440

100.0%

圖4

表3

年齡

人數

此區間投票數

佔總投票數的比例

上次

投票率

本次可能總投票數比例

20 ~ 39

6,817,340

35.5%

50~55%

17.8~19.5%

40 ~59

7,351,783

38.2%

60~70%

22.9~26.7%

60 歲以上

5,053,317

26.3%

70%以上

18.4~26.3%

總計

19,222,440

100.0%

圖5

可以看到年輕人因為不投,導致從具有影響力的族群變成比其他族群少5~10%的族群,試問如果政黨發現年輕人的投票意願低,是否會做投資報酬率少的努力,顯然不會,因此可預期他們不會提出太多吸引年輕人的政策。同樣的年輕人也可以指控政黨因為不照顧年輕人族群而不投票。但不管怎麼說年輕人與政黨關係已經進入惡性循環。但是本次選舉相當重要,年輕人必須正視民主存亡問題,不管政策對自己有利與否,都必須以捍衛民主為優先,守護國家民主,而後年輕人再來看如何找到對自己有利的局面。

  • 國家應該推動每個人民主素質進步-廢除戶籍地投票

民主國家每一個人都應該投票,才能稱得上具有民主素質的公民。但台灣從初期設計投票制度就不斷在妨礙投票。其中最嚴重的設計錯誤就是「回戶籍地投票」,這簡直是擾民,且是逼人不要返鄉投票嗎?作者保守估計這樣的影響至少5%到10%的人無法投票,這些都和是外地念書、工作、兵役等有關。

所得稅都可以在非戶籍地收稅,是否也該考慮讓總統與非地方選舉效法相同的模式呢只要在選舉前提出「投開票所位置改變」的申請登記,讓北漂、南漂等投票者親自到鄰近的投票開所投下神聖的一票即可。否則澎湖來本島工作的人,為了投票而搭飛機飛回去,顯然擾民,加上受天候影響,當天未必有飛機或船班。以及服兵役的人,也應該在服役的營區裡投票。讓全國人民,無論在台灣的哪個地方都可以參與國家不受地區限制的選舉。

戶籍地投票的設計,使人放棄投票,顯然是政府侵犯人民投票的權利,這不是民主。民主國家必須讓每一位公民了解民主的重要性,換言之政黨應該鼓勵每一個人、尤其是年輕人要參與民主政治。建議先從戶籍地投票開始著手,對於全國性沒有地區限制的重大投票(如總統選舉、政黨票、公投等)應該給予人民方便,而不是用擾民的方式逼人合理放棄投票。身為民主國家應該予以修法,讓台灣民主化的程度更好,這一次總統選舉已經來不及修法,但下一次之前一定要修正妨礙民主投票的方式。

註4:居住外國的人仍然是要回台投票,因為台灣不可能將投開票所設置到全世界。

  • 從美國獨立宣言中認識民主的本質

美國獨立宣言起草人傑弗遜說過:「美國的民主,是建立在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上。」廣義來說,「民主就是建立在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上 」;大家也不會陌生,在威權時代常聽到:「要相信政府」

因此要知道:「民主就是不相信政府,進而用投票方式監督政府」,也就是「不相信政府,所以進而投票」。反過來說「不投票就是相信政府」。而此時最大的矛盾點出現,中間選民認為政黨都很爛,不相信任何政黨會對他們好,進而不投,但是不投就是相信政黨。這是邏輯錯誤,不投族不應該認為「不投票就是不相信政府。」實際上「不投票是放任政府對人民為所欲為,為自己選擇被專制統治的生活。」

  • 結論

香港花了近半年的時間,讓當局聽到他們的聲音,最後用選票捍衛自己的民主,從黑夜迎來曙光。台灣人,尤其是年輕人若掉以輕心,就會讓中共用民主的手段,讓親中派當選,再進一步將台灣「正式納入中共版圖」,並且讓寶島台灣成為下一個西藏。試想一下,台灣政權易主,將讓多數台灣人流亡海外,這些實例都曾發生過,不可不慎。

年輕人千萬不要小看自己的一票,雖然有種種的困難與不公。但年輕人有35.5%的力量可以影響政局,放棄投票,就無法改變生活,選擇投票就有機會改變。

雖然戶籍地投票是妨礙民主,但還是請大家辛苦一點,一定要搭車、船、飛機回去投下正確一票。也請未來的執政黨修正妨礙民主的投票方式,才能彰顯台灣是個更加民主的國家。同時也建議未來的執政黨有多一點照顧年輕族群的政策,不要因投票率低而放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