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華煙雲】18年賠新台幣180億 台北市地標京華城熄燈、沈慶京落淚

京華城創辦人沈慶京形容,京華城是「幻想的驕傲卻也是18年的悲傷。」

  248
圖/中央社
圖/中央社
創辦人沈慶京28日晚間出席經京華城熄燈儀式。中央社
28日晚間熄燈儀式,不少民眾把握機會,到場見證京華城的最後風光。中央社

圖/中央社

圖/中央社

創辦人沈慶京28日晚間出席經京華城熄燈儀式。中央社

28日晚間熄燈儀式,不少民眾把握機會,到場見證京華城的最後風光。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生活組 綜合報導) 作家林語堂以英語創作的歷史小說《京華煙雲》(Moment in Peking,又譯作《瞬息京華》),描寫1900年至1938年中國從庚子事變、辛亥革命、一直到抗日戰爭爆發,一連串動盪不安的局面。台灣的京華城,在商場上的際遇,似乎也有那麼一點《京華煙雲》的味道。

陪伴台北人18年的京華城將在明天(30日)走入歷史, 昨(28)日晚上舉行熄燈儀式。京華城創辦人沈慶京形容京華城是「幻想的驕傲卻也是18年的悲傷。」坦言對熄燈感到無奈與不捨,但也對各界的支持表示謝意。

曾風華一時的台北市京華城商圈,因信義區興起,未吸納捷運人潮,及附近大型開發案延宕等問題,日漸蕭條。

營運18年的京華城將在30日歇業, 昨先舉行熄燈儀式,沈慶京出席致詞,前台北市長黃大洲、許水德與宏仁集團總裁王文洋,都出席見證。

中央社28日引述沈慶京致詞時提到,他從1987年開始構思京華城,因為在他的兒童、青少年時期,找不到安全玩樂的地方,所以希望能提供一個給兒童、青少年使用,安全的遊樂場所,而且是一個老少咸宜、方便購物的空間。

沈慶京形容,京華城從規劃到開幕,都在風雨飄搖之中完成。光是開幕第一天,他發現不少客人必須要排一個多小時才能上下電梯、設計穿透性不足,以至於消費者找不到想要購物的店家,就知道「慘了」。

沈慶京提到, 截至2018年為止,京華城一共賠了新台幣180億,其中現金大約60多億。作為京華城的創辦人,真的對股東們非常抱歉,也對於支持著京華城的工商界朋友、以他為榮的鄰居與同學感到抱歉。

對於京華城的熄燈,他也形容是「一個青少年時期夢想的幻滅。」

目前京華城還有120名員工,沈慶京表示 已經和他們溝通,有些決定要退休的員工,公司就協助辦理退休,有些同仁想要繼續工作,就協助媒合集團內相關單位,目前也有些員工已經確定,未來將在新單位服務。

談到這些一起打拚的員工,沈慶京忍不住哽咽落淚,他表示從27歲創業以來,就沒有稱呼一起工作的同仁為「員工」,他們永遠都是「同仁」、「戰友」,說他們是員工太對不起他們了。他們永遠是一起工作的同事,不是工人。

京華城最為人熟知的紀錄,就是「全球最大球體建築物及商場」。聯合晚報10月31日曾引述從京華城籌備期就一直服務到現在的資深員工說,老闆沈慶京對這塊土地有很深的情感。18年前建設獨步全球的球體購物空間,這是老闆的理想,只是不敵大環境現實的改變。現在自己每天數著京華城即將結束營業的倒數日子,雖然不捨,也有感恩。因為

「老闆一虧就是18年,而且沒有任何一個月延遲發薪水,要是其他人可能早就認賠殺出。」

今年(2019年)9月,在歷經4度標售後,中石化子公司鼎越開發以372億1萬元標得,將於明年(2020年)初拆除地上物,並保留基樁和地下室連續壁,改建為商辦園區,預計2022年完工,可為上萬名上班族提供舒適的工作場所。

沈慶京指出,這個位置看信義計畫區的視野很好,信義計畫區看這裡也很漂亮。希望能為上班族、主管與來訪的訪客提供安全舒適的環境。

對於未來的規劃,沈慶京表示建物將以商辦為主,配套的服務只能做一部分,包含多媒體會議中心與餐飲,可能也會配置育嬰空間與文創環境。

京華城已經送出拆除執照申請,預估明年上半年可以拿到拆除執照,實際拆除工程預計需要花費1年的時間。

2004年雅典奧運期間,京華城舉辦棒球直播派對為中華隊加油,現場湧入大量人潮(上圖),除了廣場的座位被坐滿外,各樓層都擠滿了觀看比賽的民眾。此外跨年倒數結束時的煙火秀,每年都是跨年夜的亮點,京華城也曾施放煙火(下圖),與信義區的101煙火相互呼應,曾是民眾跨年另一個好去處。(京華城提供)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