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狼來了,沒有置身事外的中間選民

「對政治冷漠的人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柏拉圖

  1288
香港理工大學。(圖/美聯社)

香港理工大學。(圖/美聯社)

我們都曾聽過「狼來了」的故事,又稱「放羊的孩子」,是伊索寓言故事,見圖。故事提到放羊的孩子騙大家狼來了,要大家幫忙,但沒見到狼,孩子覺得一再戲弄村民很好玩,最後真的狼來了,導致羊被吃光了,這個故事告誡我們不要說謊。但這故事合理嗎?有沒有可能是另一種情況,譬如說,每一次都真的有狼來,但搜索的人一出現,狼就躲了起來或是跑走,導致搜索的人因為沒看到,或是搜索的人隨便找找,就回去跟大家講沒事,最終村民於是認定放羊的孩子說謊,最後造成悲劇。

圖/維基百科

狼來了的故事恰巧吻合台灣現狀。有太多的事跡一再證明中共是一匹狼,可從香港、新疆、西藏、法輪功等事件發現。現在中共這匹狼正在吃香港這隻小羊,中共也不斷表態侵略台灣的意圖,如:武統台灣、和平協議。然而民進黨(故事中的孩子)的警戒之聲,並沒有效傳達給多數台灣人民(故事中的村民),甚至其他政黨應該具有監督防範的功用(故事中的搜索者),卻相當粗心或視而不見中共對台的危害(民眾黨),還有政黨幫這頭狼美化(國民黨、親民黨、新黨等),並提到被統一相當安全(一國兩制、和平協議),為其幫腔。最後將導致

1. 部份村民相信搜索者的話:中國不是狼。而不相信小孩說的話:中國是狼。

2. 部份討厭兩方的中間選民,不願意正視問題、不相信民進黨,進而成為破壞民主間接的幫兇,害人害己。

將這則故事與台灣現狀做對照圖,見圖1,便可發現台灣有三派人馬:反中派(警戒者、孩子)、親中派(搜索者及不思考村民、相信沒狼,或是狼不會對他不好、或是狼不會影響到他的生活)、中間選民或廢票(不想理會只想過好自己生活或厭惡兩者的村民)。

圖1

若將其對照世界現狀,警戒者已經不是只有孩子提出警訊,還有別的村子的人,如:美、英、德等,見參考文章

1. 前聯合國大使籲美挺港 「香港若倒下,台灣是下一個」

2. 看不下去! 英國將立法制裁林鄭月娥及港警高層

3.柏林牆倒塌30年 德國人挺香港反中共

所以台灣人為何敢如此放心且樂觀呢?

中共相當清楚,台灣有三派人馬,針對這三派人有著不一樣的方針:

1. 親中:利誘拉攏,讓這些人替中共美化

2. 反中:抹黑、打壓、分化

3. 中間選民:想辦法讓他們投廢票、投其他小黨

以此推測,最終親中派團結都出來投票,反中派分裂或不投,中間選民更不投,或是投其他小黨,最後親中派就當選了。

林語堂曾說「中國就有這麼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階層,利益每天都在被損害,卻具有統治階級的意識。在動物世界裡找這麼弱智的東西,都幾乎不可能。」試問為何有人(搜索者)幫中共強權(狼)說話呢?以及怎麼會有人(不思考的村民)相信強權(狼)會對台灣好呢?

胡適也曾說:「爭取你的權利,就是爭取國家的權利。爭取你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從來就不是一幫奴才建成的。」故反中派的人,想要保有民主自由,而我們最大目的就是要防範獨裁國家的侵略,以守衛民主、自由,讓下一代生活在樂土上。要知道「上一代革命成功,這一代享有民主自由;這一代糟蹋民主自由,下一代就要革命」。

同時,我們不能成為德國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說的政治無知(政治冷漠、中間選民)之人:「各種無知中,最差勁的是「政治無知」。這些人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不知道種種生活費用全都與政治息息相關,但這些人彷彿懵然不知,如:大豆價格、麵粉價格、租金、醫藥費等。這些人甚至對自己的政治無知引以為傲,挺起胸膛,高聲說自己討厭政治。這些愚人並不知道,基於自己的政治冷感,社會出現了淫業、棄童、搶匪;更可悲的是出現了貪官污吏,他們對剝削社會的跨國企業阿諛奉承。」因此高喊討厭政治,有權利投廢票的中間選民,其實都是民主無知的人,破壞民主的人。在此呼籲,中間選民應該要知道,用廢票表達對政黨不滿情緒,只是放棄守住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並且還讓自己的票變成討厭政黨的顏色,見圖2。

圖2:網友解釋,投廢票或不投票,等於把票投給自己不喜歡的黨。(圖取自臉書粉專「不會冷」)

結論:

由香港的事件可知,台灣目前處在一個風雨欲來兼群魔亂舞的時間點,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可以隨便投票,或是用懲罰性民主(A做不好,投給B,進行政黨輪替)的時代,或是中間選民認為兩黨做不好,可以用廢票或是投其他黨表達憤怒的時間點。

台灣的兩黨政治已經持續了近20年,越來越多中間選民被誤導廢票也是民主,但廢票並不是「民主」。投票是希望該候選人/政黨可以對台灣經濟好跟守護台灣等,而廢票則是把自己的錢跟武器,交給你不相信的候選人/政黨,你如何知道他會不會亂花錢、不守護台灣。或是拿你的錢,還用槍對著你(如同香港一般)。因此每一個人都必須認真思考一件事,假如把「香港理大遭港警武力層層圍困」一事,換位思考為「台灣某大學遭親中派的警察武力層層圍困」,那麼台灣還能置身事外嗎?因此中間選民要投給對人民、民主真正相對有益的候選人,而不是投廢票。

雖然台灣需要健全的多黨政治,互相箝制,但那必須在相對和平的年代裡才可行。如今有一匹狼對我們虎視眈眈,我們還能視而不見,每天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嗎?因為只要反中派不當選,親中派必定會當選。雖然民進黨這四年在國會過半的情況下,做得讓人不滿意,但是我們仍應該以守住台灣民主的前提來投票,也就是不要讓親中派當選總統、及讓親中派國會過半。所以,我們必須投給民進黨,支持與守護前人為我們爭取的民主自由。至於健全多黨政治,必須要等到賣台政黨消失以後再說。

「投廢票就是把選擇權交給有去投票的人來決定未來」

「根本不存在中間選民,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