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正遭受嚴厲挑戰

  549

香港動亂已經進入第五個月,還沒有止息的跡象,已經嚴重衝擊香港經濟及金融情勢。特首林鄭月娥坦承,經濟下行的狀況,比非典型肺炎疫情(SARS)或金融風暴時期更嚴重。

美國商會最近公布調查報告,與林鄭的說法不謀而合,商會調查120家外資公司,已經有23%的公司,打算把香港辦事處移轉到新加坡。

更值得警惕的是香港富豪(擁有2千萬美元以上資產),儲備黃金的地點,以往要求的比例是新加坡50%,香港35%,現在是新加坡75%,香港10%。

在這個背景之下,香港資金外流到新加坡是可以預期的事。

香港是全球第四大金融中心,僅次於紐約、倫敦、新加坡。長期以來,香港一直亞洲最具競爭力的金融平台,截至2018年底,在香港管理的資產總額超過3兆美元,是亞洲最大的離岸財富管理中心,金額相當驚人。

英國治港時期,所建立的法治、人才及國際金融中心基礎,非常紮實,然而這一次香港動亂,侵蝕其經濟、金融環境,不容小覷。香港政府10月31日發佈統計指出,第三季生產總值較去年下跌2.9%,是2009年金融風暴以來,首次發生下跌狀況,而且是連續兩季負成長,顯示香港經濟已步入技術性衰退。所幸目前的經濟衝擊,還沒有直接影響到地產及金融股體系,否則問題更大。當前觀光旅遊、製造零售、珠寶、餐飲業受衝擊最大。

古話有云,人有兩隻腳,錢有四隻腳。只要風吹草動有危險,有錢人一定會把錢搬到最安全的地方。這次香港動亂也不例外,新加坡8月銀行體系非居民存款上升14%,6至8月有40億億美元,由香港流入新加坡,外地存款增加10%。

新加坡政府對於香港資金流入的情況,說的很含蓄,僅說有少量資金流入,真實的狀況如何?不願多談。不過摩根大通卻直指新加坡外匯存款近2至3個月大增,國內、國際外幣存款,到8月底為止,創紀錄増加93億美元。而新加坡幣存款,7、8月兩個月,增加50億元新加坡幣,增幅達到64%。

澳洲最近房地產又開始恢復漲勢,當地人士表示,是港資外流到雪梨、墨爾本造成,事實真相是否如此,不得而知,然而也可以看出港資外流相當嚴重。

香港目前是人民幣離岸管理中心,替金融體系創造可觀的商機,但是面對動盪不安的社會環境,其優勢正快速消耗中,值得重視。

香港金融情勢除了資金外流之外,港幣與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度,正遭受嚴厲的挑戰,是金融界最關心的問題。港幣是從1983年開始實施與美元的聯繫匯率,長期以來,一直維持在港幣7.75元至7.85元,兌換1美元,穩定的匯率使香港成為國際貿易中心和國際金融中心。

但是由於社會動盪,資金外流,加上經濟下滑,港府是否有足夠的力量,維持港元與美元穩定的匯率,外匯市場人士頗為擔憂,而國際金融巨鱷虎視耽耽,等著香港金融當局犯錯,一旦稍有不慎,讓這些巨鱷有機會攻擊港元匯率,其後遺症將相當嚴重,甚至可能造成香港金融中心瓦解,這是中國政府及港府嚴陣以待,審慎防止的問題。

香港長期以來,一直是中國資金對外進出的重要窗口,據估計,中國大約有7成左右的外資,是透過香港金融機構進出,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如今香港政情面對嚴峻挑戰,如何穩定社會秩序,恢復國際人士對香港的信心,重塑金融中心的地位,是港府當務之局,否則勢將影響區域穩定,造成香港難以想像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