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金管會亟需鬆綁不合時宜的法令

  168
(圖/Pixabay)

(圖/Pixabay)

金管會最近表示,考慮有條件開放國內企業可在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開戶,另將爭取開放國內企業在有外幣授信及限定用途下,可以在OBU開戶,且DBU(外匯指定銀行)及OBU資金某種程度可流動,讓台灣成為更多台商的資金調度中心。

對於金管會的建議,當然還要經過中央銀行的同意才行,但政府有必要劍及履及,趕快推動執行,不要再像過去一樣,什麼都想管,卡死企業及人民。不僅坐失台灣成為亞太金融中心或籌資中心之良機,也斷送銀行界推動財富管理或資金融通的機會,使台灣金融界坐困愁城,業務發展或獲利,都倍感艱辛,難以配合企業界在海外打拚的資金運轉需要。企業也不得不把大好商機,送給外商銀行。

回憶30年前,政府就高喊讓台灣成為亞太金融中心、成為亞太籌資中心。構想都對,但處處管制的金融法規,卻從不考慮鬆綁,讓企業或人民在海外資金的調度,處處受到掣肘。

不止金管會如此,央行更是保守,凡事都要防止可能發生的弊端,即使萬分之一的可能,也不放過,以致真正有此金融業務需求的企業或個人,都被卡死,動彈不得。央行的態度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但高度防弊的結果,就是斷送商機。

台商的金融需求,就這樣拱手讓給香港、新加坡,因為台商不論企業或個人,寧可把資金駐足這兩個完全開放自由的金融中心,享受不受掣肘的資金調度。

有香港銀行界高階主管說,香港、新加坡今天能成為亞太金融中心及世界自由貿易區,台商的貢獻最大。問題是這卻是台灣嚴重的損失,斷送台灣金融發展良機。

據估計,台商駐足在香港、新加坡的資金可能高達40兆元,金額之龐大,令人咋舌,也是多少年來,台商在世界各地辛苦奮鬥的成果。

長期以來,金融界及企業界一再呼籲,開放OBU作為台商在境外的資金調度中心,因現行的OBU功能能及業務範圍,根本不能滿足台商資金調度及財富管理的需求。

台商在台灣境內,其實仍是實體企業,有資金流動及調度的需求,也有外幣的需要,若允許OBU及DBU帳戶之間有一定資金流動,將更有利於台商將資金匯回台灣,作為資金調度管理的中心。

過去台商因為無法在台灣境內OBU開戶,只好設立境外紙上公司,或偽裝境外企業,才可在OBU開戶,逼得人民不得不虛偽造假,應付金融監理單位的檢查,反而造成弊端叢生,藏污納垢,也逼得人民不得不把大量資金匯往外國银行,才可滿足資金運用之需求,但卻為外國創造大量商機。

如此不合理的金融管制,如何奢求台灣成為亞太金融中心?這正是台灣多年以來,金融界惡性競爭,獲利無法突破的重要原因。

不止企業界及人民深受其害,如此龐大的財富管理及資金調度商機,拱手讓人,逼得銀行界在台灣境內搶食有限的金融業務,造成過度金融(overbanking )現象,險象環生,銀行業也是被害人,無可奈何。

最近香港發生動亂,大量資金寧可外逃新加坡,也不到台灣,原因即在此。台灣不合時宜的金融管制,卡死企業界及金融體系,也間接造成人民普遍低薪,影響金融及經濟發展,距離所謂的金融中心,可望而不可及。

期望金管會、中央銀行,趕快解除不合時宜的金融管制,讓台商企業及個人,都能運用台資金融機構,為台灣創造更大的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