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舞蹈大師最後獨舞 「陌生人」席捲台北兩廳院

舞蹈詮釋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印度傭兵的受困心靈

國際舞蹈大師登台帶來封箱之作「陌生人」(圖/兩廳院提供)

國際舞蹈大師登台帶來封箱之作「陌生人」(圖/兩廳院提供)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綜合報導)國際舞蹈大師阿喀郎‧汗來台演出封箱之作「陌生人」,透過獨舞及音樂詮釋第一次世界大戰,其為他對當代文明的反思之作,好友林懷民也到場欣賞,現場更是座無虛席,為期三天的演出已於昨(3)日台北國家戲劇院落幕。

流著孟加拉血液,在英國倫敦成長,有著印度傳統舞蹈卡達克靈魂,以及現代舞身形的大師阿喀郎‧汗(Akram Khan),早在2002年即以編舞金童之姿,應當時「新舞台」新舞風現代舞系列藝術總監林懷民的邀請來台演出,一舞爆紅。

阿喀郎已六度登台,獲國家兩廳院之邀於今(2019)年舞蹈秋天藝術節,聯合共同主辦辜公亮文教基金會,帶來封箱獨舞作品《陌生人》,此作也榮獲2019年英國勞倫斯‧奧利佛獎舞蹈傑出成就獎(2019 Lawrence Olivier Awards),雲門總監林懷民也於昨(3)日到場觀賞,現場座無虛席,舞者謝幕後觀眾更遲遲不肯離去。


阿喀郎彩排照片(圖/兩廳院提供)

兩廳院說明,《陌生人》這個作品中,阿喀郎‧汗親身詮釋第一次世界大戰,以殖民地身分加入戰爭的印度籍傭兵。不知名的士兵孑然處於異鄉,是出征國的陌生人,也是陌生人的敵人。他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他代表無人也是每個人。阿喀郎烈燄疾風的舞蹈語言,共同召喚一則曾湮沒於時光的戰爭史,揭露人類處境的美麗與醜陋。

阿喀郎指出,在他有幸參與的全部創作中,他發現《陌生人》是最貼近自己作為藝術家的個人旅程。反思、死亡、重生、時間、疏離、身份與回憶等主題,都是此創作過程的一環。這部作品是他對當今世界的反思之作。

阿喀郎表示,作為人類,我們擁有無限想像力來創造非凡且美麗事物的能力,怎麼也會擁有同等的龐大能力來製造,並行使超乎我們想像力的暴力與恐怖行為?早在我們肯承認之前,普羅米修斯就預見人類會如此。

此次,阿喀郎與優秀頂尖的藝術家合作演出,包含現場演出的五位音樂家,以及出色一流的舞台與燈光設計,創造出富有魔力的寫實表現手法,以及遊走在夢幻中的超現實主義,觀眾彷彿可以藉由阿喀郎‧汗充滿張力的肢體中,感受到當初印度傭兵受困心靈,挑起觀眾難以撫平且哀痛的氛圍中。


阿喀郎彩排照片(圖/兩廳院提供)


演出片段(影/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