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評管中閔拒付陳文成紀念廣場一半經費

  1170

(來源 中央社)

本週有一個讓我看了義憤填膺的新聞,就是台大要興建陳文成紀念廣場的經費, 目前因為台大校長管中閔不履行前校長楊泮池的台大負擔一半經費600萬元的承諾,只好發動向社會募款。

老實說要募款600萬元,對於廣大的台大師生來講,其實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只要與陳文成認識或者對台大數學系有認同的台大數學系校友,在半年之內要捐出600萬元,其實並不是難事。如果是說需要6億元,那我們可能比較頭大,區區600萬元發動募捐,是沒問題的。例如,我只將這個新聞傳給我在美國的一位朋友,他就承諾要透過我轉美金一萬元,只要有20位這樣的海外朋友,600萬元就可以達成了。

比較有趣的是,這事件上我觀察到台大數學系校友們的反應。因為在我台大數學系同學的群組中,前兩週還有幾位老同學一直在談論著蔡英文的博士論文的真偽等等。然而,陳文成紀念廣場台大管中閔校長推翻承諾,不願意出600萬元的經費這件事情,引起了大家的憤慨。在這裡我就列兩位同學對陳文成事件的一些看法,以下是這兩天我們在群組裡面的討論。

「波濤洶湧心中噴,故人昨夜來入夢,冤情多載無處伸,枉有民進梗胸憤。」

陳文成在美國留學的幾年,我算是最了解他的人了,他在Ann Arbor唸博士生的時候,幾乎每個禮拜都有越州的電話通訊,我也到Ann Arbor幾次,跟他共度很多友誼快樂的時光,當年陳妻素貞還邀請她哥哥一家人,還有我們兩人,一共6人共開一部車,一路住帳篷到Yellow Stone Park,總共12天,途中經過Bad Land, Rushmore,大家相處的非常融洽,後來他畢業後,在卡內基大學找到assistant professor的工作,大家都為他高興,他也在匹茲堡買了一棟新房子,我們還在他的新房子過了一夜,他孩子周歲的時候,他抱著孩子回家給他爸爸媽媽看,居然沒有預料到他遭遇到特務的毒手,大牌就這樣含冤地千古永別了。K黨當你跟我說他是跳樓自殺,這句話只可以騙自己和騙廣大不知情的民眾,真是骯髒啊!D黨執政時,為什麼不去深挖陳文成檔案呢?現在還要砍陳文成紀念廣場工程費基金,

不要變成民退黨,不要再和K黨同流合污了,你是民進黨還是民退黨?不過話又說回來,民退黨再爛,也不至於殺無辜的台灣人,但是K黨幹這種黑事,不知道幹了幾次了?可悲啊!尤其是殺了我的弟兄陳文成,他是一個年輕有為,奮發向上的年輕人,K黨對這種有為且無辜的人,居然也下這種毒手,你叫他的buddy能不怨恨你嗎?我若都有辦法,我也會報復K黨,以慰老友在天之靈。 」

(註,說D黨砍紀念廣場工程費有誤,是台大管中閔校長不認帳)

一位同學回說:

「陳死後,吳兄回來,找我帶路去看陳屍現場。陳之死大家心裡有數,後來不是又有江南案嗎?管之前替週刋匿名寫評論一篇二萬五這也就罷了,居然以部長級身份批評院長、副院長及其他同僚,毫無倫理。管辯稱匿名遭起底是侵犯隱私,但難道不知什麽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在這裡,我也要提一件事情,這件事我曾經在文章中寫過,也曾經向目前陳文成基金會的陳執行長提過。1981年夏天陳文成在回台灣之前,有一次打電話給我談了甚久,他提到在他任教卡內基美隆大學有一位台大電機系的教授在那邊受訪問,這位李教授對他說,他聽到說,國民黨在整頓完台大哲學系之後,接著就是要出手整頓台大數學系,因為就是哲學系與數學系最不聽話。陳文成問我說,你看我回台灣有什麼危險嗎?我當時連三字經都出口了,罵他說『大牌,你在美國除了愛講話之外,也沒有做什麼事,回台灣有什麼危險呢?』。沒有想到陳文成就這樣回到台灣之後,就被棄屍在台大校園內。十年後( 1990年),我回到台灣,而這位當年在卡內基美隆訪問的台大電機系教授,正是我們台大資訊系及研究所的創所李所長。我跟他談起這件事情,他太太還說陳文成回台當天,是他們載陳文成一家人去機場的,沒有想到就這樣死在台灣。後來,李教授也找個藉口跑到美國去,因為怕在台灣被整肅,一直到多年以後,台灣民主化、報禁黨禁解除之後,才再回台灣來。當我們台大學生會在醞釀要有一個陳文成紀念廣場的時候,我們這李教授也承諾說必要的時候,他會去向當時的台大校長李嗣涔校長說理疏通。後來,台大校務會議通過了成立陳文成紀念廣場,而且楊泮池校長也承諾台大要出一半的建造經費,沒有想到這一位在遴選時就出很多狀況的管中閔校長,卻推翻楊泮池校長的承諾。

老實講,我們都知道管中閔跟馬英九一樣,都是當年打小報告的特務,合理懷疑陳文成就是被特定人士打小報告而被警總打死的。所以,對於陳文成紀念廣場的興建, 他們當然是不願意協助的,他們害怕歷史真相在台大校園廣為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