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台灣不該被假新聞牽著走、更要避免中國的假新聞統戰

  305
取自:IFLA: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s and Institut...

取自:IFLA: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s and Institut...

假新聞問題在全球發酵,世界各國自國內大選後,便開始重視各種媒體新聞的真偽,並開始制定有關規範,遏制假消息的傳播。台灣的社群網站、媒體(電視)、報紙、LINE等,也無一倖免。有鑑於此,我國政府也特別設立澄清區(註1),希望民眾透過正當管道獲知相關消息。然而,政府仍然低估了假新聞的危險性。作者認為,我們應該要效法歐盟,因為假新聞是破壞民主、反邏輯、反智的事情要予以譴責、重罰、並要求公開道歉

註1:政院建置新聞澄清專區 即時、精準澄清正確施政訊息

台灣人對謊言很寬容也很能適應,從塑化劑事件就可以看見我們的民族性了,很快就忘記假新聞的始末;同時我們不只被假訊息操控,更甚至協助散播,如果對散佈假新聞的人姑息養奸,這是破壞民主。

部分人們認為「假新聞」就跟「謠言」一樣,都是由人造出的,只有智者能辨其真假,而自己如果被騙也沒關係,最後等的是有人能夠出來指錯就好,當然如果沒有人出來的話那也是一幅無所謂的樣子,導致大家都被騙,但這其實是錯誤的觀念,我們不該這麼消極。不幸的是面對這些訊息,新聞工作者也面臨同樣的情形並且一再發生,這是相當要不得的事情,新聞是傳播社會訊息的最重要、也是最有影響力的工具,更是40歲以上的人獲得大多資訊的媒介。如果新聞不嚴以把關,不以客觀事實論證,而是以商業形式搶快播出,就會不斷發生假新聞事件,這並不是一個新聞界應有的操守。

假新聞的種類繁多,不管是在食衣住行育樂各行各業都有,一般人比較注意的事情有醫療、食物、保健、瘦身等部分。但在國家存亡大事面前,這都還算是次要。我們曾聽過統促會、愛國同心會,宣揚兩岸同屬一中,鼓吹台灣人被統一很好,這類沒有根據的事情,都是會讓人慢慢的習以為常,甚至認為就算被統一也沒什麼不好,更認為會發大財。

再舉另外一個案例,去(2018)年關西機場台灣駐日官員被假新聞影響而自殺,不辨是非的轉傳假新聞的人,其實都是幫兇。

再舉一個8年前的案例,宇昌案的抹黑,逼走創造愛滋病雞尾酒療法的何大一,同時令人不禁在想,不查真偽的政黨,隨意說話,真的值得令人相信嗎?因此我們要杜絕假新聞,及拒絕其散佈者的言論。

台灣由於藍綠惡鬥,各自支持者都聽不進對方提出來的證據,即便已經證據確鑿,還是認為那是假證據,用主觀情緒來反對敵對勢力的客觀證據,然而這些都不邏輯,更不是民主。因此台灣需要一個需要公正的媒體機構來揭露假新聞,目前有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澄清區等。但台灣機構不足以杜絕假新聞,一來是不夠即時、二來是處罰太輕、三來是曝光率太低,太多人未必全然相信是否具公信力,(註2)。

註2:處理「假新聞」要NCC硬起來!綠委:電視台如果罰不怕就吊照,怎麼會沒有效果

我們應該參考法國對於假新聞的即時性重罰,每一則處以一年的監禁和75,000歐元,近255.5萬台幣的罰款,(註3)。新加坡對於假新聞的即時性重罰,處以最高十年的監禁和100萬新加坡幣,近2,275萬台幣的罰款,(註4)。

對於邪惡的、造謠的人或機構要給予重罰,否則其背後金主勢力,只會感覺不痛不癢。因為如果罰太少,如同早期酒駕罰太輕、罰款太少、對有錢人幾乎沒有效果。並且在中共的假新聞統戰,必然會注入大量資金來散佈錯誤消息讓人心惶惶,那為什麼我們要對敵國客氣呢?同時即時罰錢之外,還要公開道歉這樣民眾才可以在這次的經驗快速連結到「這是假新聞」,否則過了時效,罰不罰,其錯誤的認知已經變成既定印象,太晚的處罰效果有限。

註3:France passes controversial 'fake news' law(法國通過有爭議的“假新聞”法)

註4:新加坡「打擊假新聞」新法今上路 最重恐關10年

我們再參考芬蘭的方法。芬蘭與俄國接壤,從以前到現在俄國就一直都沒放棄征服鄰近國家,而芬蘭也不例外,其手法除了文攻、武嚇、遠交、近攻,散播假消息更是常有的事情,因此芬蘭對於假消息的防範,具有高度危機意識。而為了解決這樣的事情,芬蘭採取的方式:讓民眾有主動思考、可以判斷真偽的邏輯能力,盡可能得讓每個人不要盲從、被動、全盤相信別人。為了擁有這樣的能力,自2015年起芬蘭從小學教育做起,期望下一代可以更聰明,更邏輯,而上一代與這一代則是由政府不斷的去防範假新聞,而多年過去其成果斐然,見圖。

圖片:取自CNN,顏色越深,媒體可信度越高,相對應的假新聞程度越低。

參考聯結:芬蘭在假新聞方面贏得了戰爭。學到的東西可能對西方民主至關重要(Finland is winning the war on fake news. What its learned may be crucial to Western democracy)

結論

我們要對任何訊息都要有所質疑,並有主動思考的習慣,要知道假新聞只會浪費時間,消磨人心。沒有證據的事情亂說一通,其支持者隨意的相信,形同被賣掉還幫人數鈔票一樣危險。台灣公正且具公信力的機構太少、太小,需建立一套方式來杜絕假新聞。

作者認為政府防範假新聞的方式如下列:

1. 即時性、公開性的重罰,如:每一則負責人監禁一年、罰款至少1,000萬台幣,並要揭露惡意散佈者的身份。

2. 要求公開道歉,使其記取教訓。

3. 培養民眾主動思考的習慣,以免被假新聞誤導,如:芬蘭的方法,從小學教育做起。

4. 須有一套機制防範各網路平台、社群媒體(LINE)的假新聞。如:歐洲要求臉書,從源頭杜絕假新聞的散播。

台灣要避免被假新聞牽著走、更要避免中共的假新聞統戰。為了民主更進一步,我們要避免假新聞的肆虐,否則就是冷眼旁觀國家的民主制度被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