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小英總統綠能產業後援會

  836
蔡英文總統10/23出席「古寧頭戰役70周年紀念活動」(照片由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總統10/23出席「古寧頭戰役70周年紀念活動」(照片由總統府提供)

有朋友傳來10月27日下午「小英總統綠能產業後援會」成立大會,並且問我說會不會去參加。我豪不猶豫的就回答說「不會去參加」,原因並不是因為我不支持蔡英文總統連任,而是怕我去參加了這個後援會、在後援會裡面發言、講了一堆有關地熱發電目前實況的實話,對小英總統爭取連任會有不好的影響。最主要是因為,在4年前蔡英文、陳建仁總統競選辦公室所公告的蔡英文政府綠能產業的目標是「地熱發電2025要達到600MW」。然而,到了今天2019年的年底了,事實上併網送電的地熱發電連0.5MW都沒有。嚴格說來其實還是0,而且原規劃號稱2020年要達到150MW。審視目前能源局所規劃的地熱發電容量、即使到2020年底,我看連10MW併網送電都很困難。令我不解的是這些規劃的官員們,最主要是能源局的能源技術組官員,竟然可以不用下台負責,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其實我在2019年5月13日的台灣新聞的〈時評〉「地熱發電動彈不得,怎麼辦?」的文章中也提過,在2016年2月29日,民進黨中央黨部及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在南部科學園區辦了一場有關綠能的會議,這是蔡英文總統當選人「產業學習之旅」的第三場,小英總統全場參與。我當時被邀請代表台灣的地熱產業界,提出「如何推動台灣地熱產業」的簡報,並且用5分鐘的時間向蔡英文總統以及後來當行政院長的台南市長賴清德,還有負責能源政策的政務委員吳政忠及張景森等人做了簡報。在結論時,我提出以下的建議事項:

1. 在宜蘭設立地熱園區

2. 同步開放多處淺層地熱潛能區

3. 適度放寬地熱發電免環評認定標準

4. BOT案在地產業優先

5. 請熟悉宜蘭的民進黨幹部或智庫成員、協助宜蘭發展地熱發電。

然而這四年來,除了在2018年4月11日環保署公告的「環評認定標準」將地熱環評標準提高為10MW之下的地熱電廠免環評之外,一事無成。而這10MW之下的地熱電廠免環評,是包括我在內許多人一起努力的結果。其他的所有建議,不只是一項都沒做,而且還背道而行,尤其我在宜蘭清水地熱9號井所受到的待遇,及在宜蘭利澤工業區的「101MW利澤地熱電廠」的租地案所受到的待遇,就只能以「吐血」兩字來表達心中的怨氣。在這種狀況之下,我如何能夠去參加小英總統的綠能產業後援會呢?我當然支持小英總統連任,我可以用其他的種種身份,包括教授界、科技界、環保界等等身份、來參加小英總統的後援會,就是綠能產業一項,我絕對不願意去參加,因為在地熱發電來講,這四年來蔡政府是得零分的。

在1986年工研院綠能所的前身經濟部礦業研究所的鄭文哲博士,就評估了全台灣的各個地熱潛能區,提出一個台灣傳統地熱潛能評估報告。共有26個地方、加起來大約有1000 MW的潛能,其中大屯火山區有512MW,其他的25個地方加起來也有500MW。我做報告當天,就向蔡英文總統提出,若開放小電廠免環評、例如說5MW之下不需要環評,則每個區域開發4MW就可以有100MW。這些潛能區中比較知名的包括清水有62MW、土場26MW、廬山是41MW、金崙48MW、知本26MW、瑞穗16MW、紅葉12MW等等。然而、即便到了今天,這些知名的地方,還是除了宜蘭清水地熱經過了幾次的BOT案,現在加起來勉強算是有0.4 MW的機組併網送電之外、其他的地方還是零。而最主要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沒有饋線,那麼這些負責規劃地熱發電的經濟能源局官員,這四年來到底是在做什麼的呢。

事實上、過去這四年來,有許多國外的公司、包括日本、瑞典、美國、西班牙、新加坡、以色列等多家綠能發電的公司到台灣,他們對於我國的地熱發電都有相當的興趣。然而,各個地熱潛能區的案場碰到的問題,基本上或者是基礎資料不足、或者是沒有饋線。而像我們蘭陽地熱資公司努力向前衝,又碰到能源局及地方政府的種種行政刁難都以〈時評〉發表過了。

最近有幾個公司都來接觸我,並且提出了「沒有饋線怎麼辦」的解決方法 ,基本上就是用耗能或者儲能的方式,把發出來的電用掉。耗能者,例如說用發出來的電低價賣給他們來用挖礦機挖虛擬貨幣。儲能者,例如說有人提出要我在當地製冰賣冰或者說來讓電池充電等等。這些方案目前我們也都在考慮,然而最實際的方式還是能源局及台電趕快把饋線建造起來,或者說將建造饋線的遊戲規則趕快公佈,並且簡化流程、降低投資者的成本,這樣台灣的地熱發電才可以快速發展。

另外一點就是關於地熱發電的躉購費率,因為目前的所謂「地熱發電示範補助辦法」,只補助地下(探測、挖井)的部份。而且在挖井的部分,基本上是要超過躉購費率所使用為參數的挖井費用才補助,例如說挖井1MW能源局估需1.5億元,要超過1.5億元的部分才能補助。那麼,說要拿到最高1億元的補助,就是挖井要耗費掉3.5億元,這是非常不切實際的。我建議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將這部分直接變成地熱躉購費率的提高,比如說提高到20年平均時,每度電6元,若用前10年後10年的方式,則調為前10年7.2元等等。這樣,在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狀況之下,地熱發電才可能打破鴨蛋。

另外對於像海洋能發電等,目前為0的再生能源,也應該以最高的躉購費率來鼓勵。這是我雖然沒有參加小英綠能產業後援會,對於參與及努力了7年的地熱發電,所提出的最直接最真誠的政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