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台灣的民主成熟了嗎?

  2526
圖:《經濟學人》2018年世界各地的民主指數。取自WIKI,C.C. 4.0,作者Canuckguy。

圖:《經濟學人》2018年世界各地的民主指數。取自WIKI,C.C. 4.0,作者Canuckguy。

在台灣,有很多人認為我國是亞洲最民主的國家之一,但這是真的嗎?如果以投票的形式來說,我們的確有相對亞洲其它國家較完善的投票選舉制度,但這並不代表民主成熟了。試就以下幾點說明原因:

  • 民主是什麼

1. 民主(Democracy)主要是指人民的權力,也是現今社會普遍公認的理想,提供保護和有效實現人權的環境。其古代本義是「主權在民」,是一種國家制度,國家權力由公民直接或間接行使。在初期民主僅限於全民中的一部分,低齡者、婦女、奴隸等非自由人都曾被限制參與民主的權利。

2. 民主與專制對立,專制是指極權統治、獨裁統治或寡頭政治。

3. 賴利·戴蒙德(Larry Jay Diamond)指出,現代民主包括四個關鍵要素:

(1)透過自由和公正的選舉產生政府;

(2)作為公民積極參與政治和公民生活;

(3)保護所有公民的人權;

(4)法律和程序同樣適用於所有公民。

上述這四個要素,尚未在台灣落實,因為仍有買票、地下賭盤讓人選向某一方、亂投票、放棄投票的中間選民、轉型正義未執行、司法改革未落實等問題。

  • 台灣的民主只懂投票

在台灣一定聽過:「已經讓你們有投票的權利,已經民主了還想要怎樣」諸如此類的話。民主的涵義僅只是投票嗎?顯然不是。畢竟「民主是就是少數服從多數」的說法,這有極大可能變成是多數決暴力。

另外還有「民主是輪流做看看,政黨輪替就是民主」、「這個黨這次做不好,我可以利用我的票懲罰這個黨,把他換下來,這就是民主」、「兩黨一樣爛,民主就是要輪流做」,但輪流做真的是民主嗎?其實這樣是懲罰式民主。大家沒有用客觀事實比較這個黨與其他的黨的層次差異,純粹以主觀的想法,在處罰政黨,但這是在處罰自己?

如果將民主當作是輪流做看看,政黨將無所畏懼,更可說是輪流吃大餅,所以才導致現在大多數人認為藍綠輪流混,才會進一步說兩黨一樣爛,進入惡性循環。如果認為民主是輪流作,那何必投票,直接輪流作即可,真正的民主是要汰換不好的黨,使其走向歷史,或是改善。

以及部分人的心態是「投你不會上,為什麼要投你」。作者認為這類的人對於民主投票是西瓜靠大邊的心態,不注重政見的好壞,而是注重大多數人都是怎樣想法,想要跟隨潮流,本身並沒有思考能力,不想判斷該政見或民調是否有美化或是過度膨風之嫌,容易受民調或是假民調影響,進而做出錯誤投票,但這並不是民主。

  • 兩黨真的一樣爛嗎

兩黨一樣爛,兩黨不一樣爛,-100跟-1000不一樣。不可以用模糊的字眼自欺欺人,要認真去觀察哪一個政黨的本質,並思考哪個政黨是對國家人民有益,才能算是具民主素養的人民。

  • 台灣政黨忽視年輕人權益

政黨的原始出發點是替自己的支持者謀福利,進而擴及全民。但台灣政黨大多只顧自己支持者的票。令目前年輕人認為藍綠兩黨將政策大多聚焦在老人身上,沒有太多政策在照顧年輕人,導致年輕人認為兩黨一樣爛,進而不去投票,或是盲從跟著家裡投,但這都不是民主應有的常態。

  • 年輕人沒有正視民主問題

年輕人要自己(年輕人族群)組一個黨替自己的年齡層爭取權益,而非靠其他政黨的施捨。畢竟即便是政黨政治、民主政治,唯有穩固自己的位置後,才能進而擴及全民。但台灣的問題似乎永遠在穩固自己的票群,與其他票群對立,更是有許多世代剝奪感的政策,如:老人年金及18%。

  • 台灣的政黨政治如何更加成熟,要有多黨政治

台灣的政黨政治仍未成熟,仍須更多的政黨在各方面有效運作,以製造完善的多黨政治體制,互相箝制,多元融合等等,台灣的政治才不會是寡頭壟斷,進而讓某個族群權益受損。台灣目前已有許多小黨,但仍受藍綠影響,無法有效運作,在此建議藍綠兩個大黨,扶持其他小黨;以及民眾要自主覺醒組黨並支持以爭取權益,不要讓大黨壟斷政治,使台灣的政黨政治更加完善。

  • 選舉補助款不是民主該有的機制

我們都知道要參選要繳保證金,以免大家亂報名參選,故需要設立投票門檻,而沒過門檻則沒收保證金,有過門檻的參選人則一票還有30元選舉補助款,但這相當荒謬,收回保證金是理所當然,但以一票有30元選舉補助款,是否可以明知道選不上,仍努力競選來過門檻,最終賺走納稅人的錢,這難道是民主嗎?
先進國家選舉補助款實際上的意義是要保障小黨的運作,以免一次選舉就無以為繼,因此這項制度理應有「排富」的機制。
參考聯結:政黨補助制度之比較--德國、日本、英國、法國、奧地利

  • 沒有轉型正義就沒有真民主

台灣的民主仍然有問題,轉型正義未落實之前不會有真的民主。如同德國必須正視轉型正義的問題後,才能擁有真正的民主。台灣在過去有戒嚴時期、白色恐怖、228事件、中正紀念堂等歷史悲劇,如果政府不正視受難者的問題,那麼受難者及其遺族、甚至看著這些事情發生的人要如何相信現在的政府,而政府如何率領著全國人民走向更自由、民主的未來呢。

  • 儒教造就無不是的政府、無不是的上一代,無不是的家長

魯迅在新文化運動提倡民主、提到儒教吃人,而到現在竟然還有人崇尚儒教,豈不矛盾。因為儒教強調階級制度,是阻礙民主的最大破壞因素。可笑的是台灣還有人認為儒教很好,或是儒教可以與民主並存。沒有想過儒教已經造就無不是的政府、上一代、家長,不可以質疑上位者等錯誤扭曲的觀念,也沒想過儒教內容可以讓統治者更有效執行獨裁、奴役人民。

  • 部分國家選舉採用強制投票

在澳洲,如果你不去投票不只有罰款甚至可能吃上官司。截至2013年8月,有22個國家規定了強制投票權作者認為投票是權利也是義務,不可能只有權利也要有義務,其義務就是一定要投票。強制投票也意謂著有思考,畢竟沒思考的人不能稱得上參與民主。

  • 結論

由上述可知,台灣離民主還有一段距離,而人民不能指望民主會從天上掉下來,政府不會主動放棄權力、利益,必須由人民主動去爭取,而大多都需要經過革命,如:法國大革命。但現在未必須要用革命的方式,台灣可以學習先進國家的經驗。而在此之前,最重要的是有正確的民主認知,才不會隨便放棄民主的權益,或是讓獨裁的人利用錯誤的想法欺騙人民。同時要知道事實上沒有所謂的中間選民,不該冷眼看待加害者對受害者施暴,因為放棄堅持正確的事,會讓台灣成為香港2.0。

希望台灣可以越來越民主,社會越來越進步。

當納粹黨來抓共產黨的時候,我沒有站出來為他們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

當納粹黨來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沒有站出來為他們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納粹黨來抓工會的人的時候,我沒有站出來為他們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的人;

當納粹黨來抓天主教徒的時候,我沒有站出來為他們說話,因為我是基督徒,不是天主教徒;

當納粹黨來抓我的時候,已經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因為他們都被抓走了。

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1892-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