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也談蔡英文總統的博士學位

  4086
圖片來源:facebook.com/tsaiingwen

圖片來源:facebook.com/tsaiingwen

這一週看到彭文正教授飛到英國去開國際記者會指控蔡英文學位造假,並且去法院控告倫敦政經學院造假。還有更重要的是10月21日,目前正在連署準備參選總統的呂秀蓮前副總統也開了一個記者會,談蔡英文的博士學位,那麼、我想也趁這個時間來說一下、我對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的一些看法。

第一次知道蔡英文總統的「博士學位爭議」,是在五個月前,即今年6月23日,我收到一位媒體界老朋友的來訊:

「今天政府控制的中央社上午主動發佈有關蔡英文的博士論文找不到的澄清新聞!

她本人拿出博士證書、及論文,就解答一切了。

卻拿不出來!

非常非常奇怪!煩請注意後續發展!」

我回覆說:

「畢業證書在回台任教時都要影本繳給學校及教育部才能拿到聘書。事隔二、三十年了,我自己也找不到。尤其是畢業論文」。

他再提出:

「她在政大升等,應有的論文多篇,東吳大學也教過,教育部,都應有博士證書影本、及升等資料影本;但是都還在找其影本!

為何必需要特別指示發新聞澄清說找不到?

別人的有找到;請問您又要為她如何辯解?」

我再回覆:

「第一個教職要交,其他的地方,應只要交上一個學校的應聘書就可以了。

我不是替她「辯解」,只是說明找不到畢業論文不是那麼稀奇,我也找不到。相信施信民教授也找不到。因為對教授來說,並不那麼重要。

在美國有特別的機構,用Microfilm收藏各學校的博士論文。」

沒想到過了5個月了,類似的問題還是一再被提出,而且總統府也出示了蔡總統的論文初稿。搞到現在提出質疑者又跑到英國去按鈴申告,而且前副總統呂秀蓮也召開記者會來提出質疑。那麼這件事顯然還是有些新聞性在。我想發表一下個人的經驗供大家參考、也是不錯的。尤其是我自己的大學同學的群組中,也有一些人在國外的大學同學、一再用這個問題提出一些對我而言是543的見解,實在是有夠煩的。

呂秀蓮前副總統10月21日的記者會內容主要有三項:

第一項是蔡英文總統是國民黨與民進黨共同培養出來的政治人物,早期是國民黨培植的、之後是民進黨培植的,而且爬升超快。

二、畢業證書、博士證書,找不到非常奇怪。

三、倫敦政經學院補發的博士證書,前後三次有3個不同的副校長簽名,也是非常奇怪,事情可能不單純。

我想我對蔡總統是否有拿到博士學位的立場,在六月底與朋友的對話中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我確信蔡總統拿到博士學位。我當時就指出,三、四十年前的博士論文丟掉 ,對於教授來講一點都不奇怪。博士證書則是在第一次回國任職時,影本交給教育部,基本上就沒有什麼用途了。我個人也有三次參與選舉的經驗,1996年綠黨選國大時掛綠黨的不分區。1998年及2001年參選過台北市的區域立法委員。這三次的選舉,就我記憶所及,我也應該都沒有交博士證書影本,最多只是交教授證書影本。事實上、選舉的時候,中選會其實並沒有特別在追究這些證件的。

接下來、我想談一下很多人質疑的,蔡英文發表論文的時間、以及拿到畢業證書的時間前後不一致的事情。即她先發表論文再拿到博士學位,因為類似的事情就發生在我自己身上。

我是在1980年夏天即將要畢業,那個時候原先想回台灣,之前兩年的時間、清華大學「管理與決策研究所」的李家同所長與我通訊了兩年。後來、我拿到了1980年清華大學的副教授聘書,但是,當年因為芝加哥的台灣辦事處堅持我「回台加簽)已經被註銷了、不讓我回台灣,最後我確定不能成行歸國去清大任教。於是、我也不敢畢業、一直到1981年的夏天才正式畢業。而我的博士論文的主要部分在什麼時候發表呢?是在1980年初、甚至更早、可能在1979年的時候就發表了。而老實講、這篇發表在「數學規劃」的論文,其實是我的指導教授執筆的,而我掛論文的第一作者他掛第二作者。原因很簡單、因為我的指導教授拿了美國nsf( 國家科學基金)的研究經費,他的研究計劃需要結案、也要有結案報告以及發表論文。我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的最初四年是TA(助教奬學金),後來兩年RA(研究助理奬學金),就是做我指導教授的研究助理,論文的內容與他拿到的研究計畫當然是相關,那麼我論文的部分內容、在我正式的畢業論文之前發表,有什麼奇怪的呢。事實上,過去這十多年我們台灣大學「生醫電子與資訊學研究所」的學生的博士論文,在口試之前都要有部分的研究內容與指導教授聯名發表以後,才能論文口試及畢業的。也就是說,博士論文的部份内容,與指導教授共同發表 ,在學術界根本就是常態,只是有些人少見多怪 。

在我台大數學系的群組中,我與大學同學有如下的對話:

「2015年底蔡英文的總統選舉穩定會贏,所以就終止匿名捐款,就任後指派小英基金會的想想論壇主編頼秀如出任駐倫敦代表處文化組長,應該會用公帑去打點LSE公關吧,那可不只是每年台幣300萬囉!」

我回說:「賴秀如今年5月就辭職回台灣了。」

我大學同學回:「嗯,賴秀如五月辭職回台,這時間正是獨派到LSE調查蔡英文的論文和學位的起始點,這更有趣啦!」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對於呂秀蓮前副總統的指控,我的看法是:

一、蔡英文在民進黨時代能夠爬升得那麼快,當時擔任副總統的你本人難道沒有「識人不明」或者說「識人之明」的責任嗎?

二、既然畢業證書是掉了,掉了就掉了!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呢?

三、倫敦政經學院在三個不同的時間點,由三個不同的副校長出證明,這是倫敦政經學院的事,與蔡總統何干?如果真的要作弊,不會好好把這點掩飾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