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香港卻只能噤聲 中生:為自保只能沉默

連儂牆

連儂牆 (來源 中央社)

香港反送中持續延燒,台灣多所大學校園內,頻頻傳出中生與港生爆發肢體衝突。來台多年的中生無奈表示,對盲目的愛國主義行動感到痛心,但也只能沉默自保。

中共建政70年這週,中生微信群大多是「歡慶國慶」的訊息。不同於其他中生,10月1日以來,小玉的朋友圈沒有一片五星旗海的慶祝圖文,卻發過一支白蠟燭的圖片,其中意義不言而喻。

她表示,身為中生,這種時候為了自保,往往只能很「犬儒」地選擇沉默,「光是這樣(沉默),我就曾被人質疑『不愛國』,但我只想說,不是所有人(中生)都支持官方(中共)所宣傳的那一套」。

來自浙江的小玉來台求學已超過6年,從大學讀到研究所,與她同時來台的中生同學多半回中國了。她頗有感觸地說,「我幾乎見證了中生最熱,到最冷的時候,但感受到的敵視感,卻從來沒有現在這麼重過,連太陽花的時候都沒有」。

自9月開始,台灣大專院校陸續傳出有中生撕毀校園內聲援反送中的連儂牆,甚至毆打港生。小玉說,每次看到這些新聞,都很痛心。

「你(中生)都已經到了資訊開放的環境,為什麼不願意看看完整的訊息,整天罵人廢青、港獨,五大訴求是什麼都不知道,只會表現出盲目愛國」。

對於中生與港生的衝突頻傳,小玉認為,這或許跟中生群體相對封閉有關。

「很多中生來到台灣,往往還是跟家鄉的朋友在一起抱團取暖,資訊來源也仍停留在微信等中國平台,所以看到這麼大的刺激(連儂牆),衝擊肯定有,再加上(中共)國慶的民族主義渲染,自然會爆發衝突」。

她也提到,不少網路輿論、媒體都認定,破壞行動是有組織預謀的,「我無法否認,但也無法證實。中生之間一定有討論,其中不乏激進者,但你永遠不會知道對方的發言是出自什麼因素,也不會看出明確組織下令的文字」。

小玉說,「我們(中生)不能說的,希望台灣、香港能繼續發聲,只有繼續發聲,才會有機會讓更多人看見真相」。

家住廣東的琳琳(化名),曾來台念大學,目前正在日本就讀研究所,因為地緣因素,受香港文化影響頗深。對於反送中運動,她說:「最初中國媒體、微博一片噤聲,到後來一口廢青、一口恐怖主義的指控,真覺得這政治宣傳令人寒心」。

她認為,中國及香港政府的作法,「問題一點都沒有解決,反而讓兩地撕裂越來越嚴重」,「不懂為甚麼要叫這些不惜犧牲生命表達訴求、爭取權利的人廢青」。

然而,作為一名海外的中國留學生,琳琳有許多反對「反送中」的朋友。她表示,自己除了一聲加油,真的做不了什麼。且大部分的時候,自己「甚至不敢公開地講,因為說一句香港加油,都可能被打成港獨」。

對於頻頻傳出中國人在海外破壞連儂牆的新聞,她則表示,無法理解這樣的行為,並認為這些情況的出現,「可見政治宣傳多成功」。

不過,她也澄清,大部分的海外中國留學生都選擇避談這個問題,除非朋友們在社群媒體表明自己的意見,否則也很難得知彼此真正的立場;她感嘆,即便自己已在海外留學,但講出自己的聲音還是太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