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長照計畫要小政府、大民間

  334
為長者進行骨折風險評估(中央社/台大醫院雲林分院提供)

為長者進行骨折風險評估(中央社/台大醫院雲林分院提供)

長期照護在台灣已是相當嚴重的問題,政府要如何解決,刻不容緩,必須要儘速調整現行政策方向,推動執行,否則延宕所付出的社會成本,將會是相當慘痛的。

據估計,到2026年,全台灣將有20%的老年人口,如果現在不未雨綢繆,屆時如何面對?如何處理?現在就已經有80萬失能老年人口,需要長期照護,問題一堆,以後問題更多,更難解決。

您能相信嗎?在台北市大安區等待安養院的床位,竟然要排4年,如果想要入住三芝的雙連安養中心床位,要排5到7年。長照床嚴重不足,在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尤其嚴重。

不僅床位不足,人力,品質更是大問題,長照機構高度營利化,老人照護與勞動條件都不理想。老人被虐或不當照顧時有所聞,而從業人員低薪、高工時,勞動強度大,職業傷害重,職場倦怠高,形成惡性循環。

目前政府推動長照的思維,一直是大政府、小民間,由政府扛起預算及長照的責任,但是,長期可行嗎?大有疑問。

首先談到預算問題,109年政府編列長照基金收入是325.7億元,但是衞福部支出是386.7億元,根本入不敷出。財政部說要用公務預算撥補,短期可行,長期呢?缺口只會越來越大,不可能縮小,原來預期長照基金112年才會收支失衡,現在提前109年就發生了,預期111年長照基金就要破產,政府要怎麼辦?

不只長照基金政府開支大,勞保基金的開支更大,台灣的老人化社會,問題嚴重,難道政府看不到嗎?還是鴕鳥心態,一頭鑽進沙堆中,裝做什麼都不知道?

政府現在推動的長照2.0計畫,民間的反應是失敗,目前的狀況是長照機構唯利是圖,劣幣驅逐良幣,非營利組織無從作為,延緩失能的社區長照嚴重不足,長照法形同空。在人力、服務空間不足的限制下,長照計畫走進死胡同。

現在的居家照護責任,一般是落在女性身上。女性常常中年就被迫轉業,回家庭照顧失能長輩,不僅失去生活品質,也無法回復正常發展的人生。

長期照護其實是兆元產業,可以發揮的空間太大了,政府唯一要改變的是心態。要把大政府、小民間的思考,轉變成小政府、大民間。把長照照護的商機及財務問題,回歸到制度設計的改變。將政府一肩扛的方式,轉變為可能的大商機。讓全民共同參與,並考慮委託民間保險機構,規劃長期照護保險,形成軟體照顧,硬體設備合一的一條龍照護制度,讓人民願意接受長期照護保險。不僅開創企業界合理的商機,又有讓人民老有所終的安養照護,且不會拖垮國家財政,才是上上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