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通烏案川普如何出招化解危機 恐怕才是最大風險

  119

美國總統川普最近又頻頻攻佔媒體版面,這次話題不再是通俄門、召妓案、中美貿易大戰,或是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或與伊朗衝突,而是新話題「通烏案」。

這件事讓民主黨在美國總統大選中撿到槍,但會不會讓川普一槍斃命?恐怕未必。

通烏案的吹哨者是一位CIA幹員,他雖然沒有直接耳聞川普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30分鐘關鍵對話,但川普身邊決策官員的描述,已足夠讓他的證詞,得到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加州民主黨議員亞當.希夫的認同,認為極具價值,且與吹哨者達成協議,將到國會出席作證。

據吹哨者透露,川普在7月間,致電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企圖以美國對烏克蘭的3億9千1百萬美元軍援,作為交換條件,要求烏國總統透過檢察總長,重新啓動對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父子,在烏克蘭可能涉及弊案的調查。在本案中,拜登之子韓特曾經擔任一家天然氣公司董事,坐領高薪。當時主導弊案調查的檢察總長蕭金被拔官。

川普的私人律師,美國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曾問過烏國總統,有沒有可能重啓調查?據了解,川普在與烏國總統的通話中,對2016年檢察總長蕭金被免職一事,感到可惜,並希望能夠重啓對拜登父子的調查。

拜登現為民主黨內,挑戰川普總統大位最強勁的對手,如果川普能夠像當年攻擊希拉蕊一樣,拉下拜登,那他下一任4年總統的寶座,就穩若泰山了。

拜登父子在烏克蘭究竟還有沒有新事證值得調查?烏克蘭前檢察總長魯科接受BBC訪問時,說得很直白。他説,依據烏克蘭的法律,他們沒有新事證重啓調查,要查你們美國人自己查。但是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答覆川普又很曖昧。他說,現在的檢察總長是自己人。言下之意讓人充滿想像空間。

美國眾議院議長,也是民主黨的裴洛西,宣布準備對川普提出彈劾。當然,要彈劾川普沒有那麼容易,首先要眾議院435席議員中,218席議員通過,全案再送負責彈劾的參議院,此時美國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負責主審法官,眾議員成為檢察官的角色,要參議員三分之二以上,認為總統有問題,才能迫使他下台。

問題是共和黨在參議院的人數比民主黨多20人,民主黨有那能耐,拉到三分之二以上的絕對多數嗎?答案是難。

事實上美國也從未有總統因為被彈劾下台的,不論是過去的強森、尼克森、柯林頓。其中尼克森是自己請辭下台,其他包括現在的川普,都難以形成憲政慣例。

川普對於通烏門案,言詞反應激烈,可以預期。他將吹哨者形容成外國的間諜,而且要以跟過去不一樣的手法,來處理吹哨者,語帶恐嚇威脅,不言可喻。

不過真正令人擔心的還不是川普言詞上的反應,他如何出招,化解彈劾案的威脅,倒是世人關注的焦點。圍魏救趙,聲東擊西,是政客們慣用的手法。川普怎麼出招,世人都在看,恐怕才是最大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