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回應經濟日報有關「清水地熱公園發電 現況」報導

  796

(來源 維基百科)

9月24日「經濟日報」刊出一則「清水地熱合法取得開發權利 永續經營為正軌」。其中談到許多宜元公司提供的21號井的近況資料,並且對蘭陽地熱資源公司在清水地熱公園9號井與宜蘭大學的產學合作案多所批評。因此,我將以這篇文章來指出該名記者的論點的偏差之處。

有關尾水回注的問題

大約7年前開始接觸清水地熱的資料,我在多篇文章中指出,1981年到1993年間,在目前ROT/BOT案舊電廠區運轉的「清水地熱電廠」之所以失敗,其主要原因並不是什麼「機組選用不當」、也不是「結垢問題」、而是「未作尾水回注」。正因為當年的機組沒有作尾水回注,清水地熱園區的地下水被使用光了。後來研究還指出,在當地的地下水補注期以7年為1週期。因此在運轉了12年後,運轉發電量只剩下0.17MW也就是170 KW,是原先規劃的3MW開始運轉時的1.5MW的十分之一。清水地區地熱資源衰竭的主要原因是沒有作尾水回注,由於發電機組的開開關關,才會有結垢問題的發生,並且日趨嚴重。這與是否使用閃發式機組,其實並沒有很大的關係。

我敘述了這麼多最主要說明,清水地熱公園的地熱井應該要注意尾水回注的問題,我從事地熱機組開發一開始就非常清楚,而且希望能夠在測試機組時就進行回注的工作。這也是為什麼2016年2月份,我們在清水地熱21號井「TFT全流式發電機組」的測試,在測試之前我們就將TFT機組尾水管,接上在21號井當地的50KW的ORC雙循環機組的熱交換器,並且最後尾水接上該幾組通往20號井的回注管。很可惜,因為當時的工研院綠能所歐陽湘組長的反對,這些串聯TFT及ORC以及作尾水回注的實驗,並沒有真正進行下去,只能做為TFT的發電效能試驗。

另外我也要指出,目前宜元公司或者說結元公司,一小時使用25噸以上的21號井及19號井的熱水,推動目前300KW的ORC機組。這每小時25噸以上的尾水,並沒有回注到地底,而是直接排放到清水溪。

而目前在清水公園9號井,每小時使用大約10噸的熱水,發出50 KW至70 KW的電力。即使擴大到150 KW,也說是將9號井機組與台電併網後,每小時使用的水量是低於15噸。比起21號井目前用25噸的水而其淨發電量只有210KW,現有機組可說是更有效率的。而且,我們的尾水也是依照去(2018)年5月份宜大與宜蘭縣政府的協議,將發電用後的尾水用管線送到公園區作為泡腳水。依照縣政府的說法,公園區的泡脚水會整體規劃作回注的。換句話說,目前在9號井發電並不存在著,沒有作尾水回注的問題。

關於結垢問題

這篇文章又說我們的TFT機組,利用文氏管將熱水解壓,衝擊葉片推動渦輪帶動發電機發電,並且蒸氣直接排放,在過程中未作結垢控制,會使井體及地層產生結垢問題機率大增,與1980年代清水地熱舊電廠產生的問題一樣。其實這也是一個很大的誤會。因為我們的TFT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的設計,在噴嘴之前全部是保持高壓高溫,而閃發是在噴嘴與葉片之間發生的,因此,並不會產生井體和地層結垢的問題,因為在地層和井體完全沒有任何解壓的狀況。這其實是宜元公司對我們TFT機組的設計原理完全不了解,才會有造成結垢的不實指控。至於排放到空中的蒸氣的量,也只有出來的尾水量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說,目前變為蒸氣的大約是1小時1噸左右,並沒有大量浪費水資源的問題。

我們從經濟日報這篇文章得知,所謂「清水地熱300kw先導機組計畫」,是由工研院綠能所與宜元公司簽約執行,並且再由宜元公司交給結元公司。這就是我們在2018年10月份所收到的檢舉函中所寫的那一段文字:「107年地熱計畫主持人、圖利財務狀況有問題的結元公司,簽訂少額經費合約,再以能源局計畫支應協助。年底要賣結元公司的300KW的ORC機組,實為能源局多年來執行計畫下的財產。地熱計畫以低價賣給結元,後續再以能源局地熱計畫協助結元運轉操作。計畫主持人與結元之間有一定的默契關係」的落實版。

只是我們不清楚,工研院綠能所交給宜元公司來執行這個計畫,有沒有經過招標的程序?宜元公司為何會取得21號井的使用權?這一口21號井的使用權,目前是屬於工研院綠能所?還是已經交給宜元公司轉給結元公司呢?而21號井發電收入一年大約1000萬元的發電收入,是屬於工研院綠能所得的呢?還是宜元公司的呢?還是結元公司的呢?還是縣政府的呢?這個原為工研院使用的21號井,一夕間却變為結元公司使用,期間有沒有違反相關法令?希望監察院及檢調單位能夠查明,給宜蘭縣民一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