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遙想823炮戰 餘悸猶存

共軍密集發射了近60萬發砲彈猛攻面積只有150平方公里的金門,在台灣國軍英勇反擊下,成功的保衛我國領土,讓共軍重挫收場

金門古寧頭。

金門古寧頭。 (來源 維基百科)

(台灣英文新聞 / 林靜怡 綜合報導)時隔61年的823炮戰,訂定了台海戰略格局的現狀,如今回想起當年在前線作戰的老兵,這一段記憶,又有誰能體會他們不畏死、不畏苦,死守金門、馬祖等島嶼的日子?兩岸的和平、自由貿易與現代化得來不易。如今眼看台灣的國際局勢與國內總統大選在即,再度掀開了一名不具名老兵的記憶。

「碰、碰、碰」聲不絕於耳,中國共軍炮火猛烈攻擊金門烈嶼島,揭開了「第2次台灣海峽危機」,也就是「823炮戰」。從1958年8月23日到1979年1月1日,這場發生在金門、馬祖與其他中國東南亞沿岸島嶼的戰役,是兩岸隔海炮擊的戰術行動。而最慘烈的一次是發生在1958年8月23日至10月5日這段期間。

根據「金門縣志」記載,連日激戰,共軍試圖以其優勢武力,摧毀與封鎖金門對外的海空運輸。共軍密集發射了近60萬發砲彈,猛攻面積只有150平方公里的金門。台灣國軍英勇反擊下,成功保衛我國領土,讓共軍重挫收場。

這段歷史,相信不少人在歷史課本裡讀過,並不陌生。若是家中有老一輩的人,也會時常聽到那段往事,譬如女子差一點被送到前線當兵,更有男子當兵時,為了安全會躲在牆角吃飯、站崗時得防水鬼偷襲等,可說每位退役老兵都有一部戰地故事。

如今台灣總統大選在即,國內政黨忙著推出正副總統候選人與政見,台灣外交又屢遭挫敗,使得我國際局勢逐步遭到限縮,加上鄰近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與美中貿易戰等事件。這些種種,不禁讓老兵想起金門戰役的日子,至今仍餘悸猶存。

為了加強防務,這位老兵曾在第九師炮指部服役並分享一名老英雄,如何殲滅水鬼的故事。老兵說,由於炮指部分小金門與大膽島,加上小金門距離廈門很近,因此常有水鬼上岸偷襲。台灣為了抗敵,連隊中的一名身經百戰、腳部受傷、行動不便的老士官長便自告奮勇留守,並透過智取使共軍水鬼放鬆戒備。

他回憶,這位老英雄用毛氈蓋住衝鋒槍躺在碉堡門外,因附近有養狗,所以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狗就會叫,很快的便看到二、三個水鬼的影子。老英雄用自身的經驗,成功騙過水鬼,再用衝鋒槍將他們一網打盡,而這則故事後來還被收進教科書。

兩軍交戰最先描準對方的重要設施,如交通設施、補給站、通訊等,最重要的就是中央指揮部了。 加上金門、廈門隔海相望,附近航運在那段時期備受威脅。雖然各自軍隊備有不同武器與炮台,然而哪一方善戰就得看指揮官的智慧了。

老兵分享所聞並表示,當時能射中廈門的炮台,是利用太陽的光線照射廈門時,我國軍才成功的反擊並打中對方。這場戰爭是利用天時、地利的要件才成功取得勝利。

戰後,老兵們一一從前線退役回到台灣,重新展開新生活。老兵說,大家心中都有一部戰地故事,講不完的。他接著分享在金門古寧頭成功擊退共軍的英雄。當中的一位退役軍官,後來成了藝術家,他就是李奉魁。

李奉魁是新疆人,是一名帕米爾高原的年輕戰士。自古寧頭一戰後,他和另一名官兵被調回位於淡水關渡駐守。有一天端午節晚餐,他和其他四名投誠的共軍因違法喝酒,那四名共軍於乘大家喝醉時逃跑了,李因此而遭到嚴懲,當時的國防部欲以軍法槍決身為排長的李。

此事傳到當年立法委員廣祿的耳裡,他隨即致電國防部抗議,抗議怎麼能輕易處分作戰有功的將士?他表示,當時來台的新疆人人數不多,若將來要反攻中國、收復新疆寶地時,又怎麼能少了李奉魁?

在廣祿於公於私的抗議下,才得以成功救下這名軍官。退役後的李奉魁,因喜畫畫於是和滿族愛新覺羅後裔學習書法,並花了一年的時間畫石頭才打動他的老師將他收為正式門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