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被迫害妄想症?

  193
韓國瑜(圖/高雄市政府)

韓國瑜(圖/高雄市政府)

國民黨準總統候選人韓國瑜,一再指控「被黑」、「被國家機器監控」、「座車可能被裝追蹤器」;韓國瑜國政顧問團召集人張善政,也在公布第一批顧問團名單的同時,煞有介事撂下一句「蔡英文總統敢對著關公及媽祖神像發誓不會監聽顧問團成員,然後才決定要不要再公布下一批顧問團名單!」

馬英九卸任總統寶座後,因洩密案遭高等法院改判刑四個月時,不是心平氣和表示「尊重司法獨立審判」,而是呼天喚地指控「民進黨司法手段清算政敵!」

坊間論者率多認為這些人患了「被迫害妄想症」,其實是言重了。以馬、韓、張等人以往長期窩在殖民統治者(也就是迫害者、加害者)那一邊吃香喝辣的經歷看,這些人其實都心知肚明。搞迫害、加害那一套,正是國民黨的專利與專長,即便在時移勢易的今天,除了極少數「異類」敢/會發出微弱的雜音、做出「不合群」的動作外,當年的保護傘大抵還是堅實完好未被解構;要阻擋他們繼續當吃香喝辣的迫害者與加害者都難了,那還輪得到他們「被迫害」?

這些人喊「被黑」、「被國家機器監控」、「座車可能被裝追蹤器」、「被監聽」、「被司法手段清算」,說穿了,其實是在做的無本生意:一者,藉指控這些有的、沒的,把非我族類執政者(也就是民進黨)亂棒打成還不是跟中國國民黨一樣胡作非為,哪有比較好?二者,順便撈取盲目、愚蠢到「被出賣還幫對方數錢」的台灣人的同情與支持!

不是嗎?老韓「被黑」的,私德也好、私生活也罷,再冤屈,有甚於當年的「黑名單」諸君子嗎?黑名單是那個政黨執政時的「傑作」?誰又是炮製黑名單的職業學生與校園間諜?

被國家機器監控、監聽?是在說白色恐怖的年代嗎?有切膚之痛的陳文成,已「被墜樓」台大校園;公然監聽國會議員的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已逍遙自在爽領退休金。這些人、這些事,不都發生在國民黨執政、國民黨黨員掌權的時候?

司法手段清算政敵?那不是國民黨的拿手好戲嗎?雷震、美麗島諸人,怎麼入的獄?連前國民黨秘書長許水德自己都洋洋得意招認「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話還說得不夠清楚與露骨赤裸嗎?馬英九在總統任內,一篇針對曾起訴他的侯寬仁檢察官的報紙投書讓其如獲至寶,乃下條子給法務部長「請王部長清峰一閱並說明」,侯檢察官旋即遭到懲處。這樣的馬總統沒有「司法手段清算政敵」的問題嗎?今天,執政的民進黨在司法改革交了一張大白卷,「法院是國民黨開的」的惡形惡狀即便已稍有收歛,但指控「民進黨司法手段清算政敵」,未免太抬舉民進黨的能耐,也未免太小看許許多多「色盲」司法人員,辦案時只看到綠色、看不到藍色的厲害了!

總言之,迫害者或迫害者聯盟共犯結構的成員,哪會知道被迫害是怎回事?是啥滋味?又哪來的被迫害妄想症?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