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香港爭民主、台灣爭大位 我國綠能產業何處去

  251
清水地熱

清水地熱 (來源 維基百科)

上週最大的國際新聞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主要成員,在8月31日遭到香港政府逮捕黃之鋒等6位人士,並且在數小時候後以一萬港幣交保。自當日起,所有的活動就被禁止,中國解放軍也以例行輪調的名義進入香港。就在申請活動遭禁以後,香港人民仍帶著雨傘走上街頭,繼續進行數個月的反送中運動。美國參眾院領袖及川普總統都對中國政府喊話,籲他們不要以軍警鎮壓手段,對待香港的民主運動。

同一時間在台灣,從沙烏地阿拉伯訪問三天回國的郭台銘董事長,在機場召開記者會,分享此行的收獲並說明,他和日本軟銀創辦人孫正義到該國考察能源石化產業,及6歲以下兒童國家養等政策。另外,郭辦也傳出郭台銘有意在9月17日前,以獨立參選人連署的方式競選2020總統大選,此舉讓國民黨中央及韓國瑜都倍感壓力。所以這幾天的新聞,可以看到韓國瑜夫人李佳芬以賣農舍並進行訴願的方式,企圖與雲林的非法農舍案切割。但是,韓國瑜的民調並沒有因此而回升,只因他對外籍勞工說出了「鳳凰出去.雞進來」這種歧視外籍勞工的話後,支持度更是跌破了30%。這些錯誤成了郭台銘出來競選總統大位的正當性,因此9月17日前,郭董出來正式宣佈參選一事已是無法避免的事了。

在國內綠能方面,令我關心的是雲林的台西綠能專區,因張麗善縣長改變規劃縮小規模,已經宣布破局,而原本有意投資的日本三井公司,更直接宣布解散公司並撤資,影響民進黨政府原先在前瞻計畫申請19億元,作為推動綠能案件的推動,全因地方政府由綠轉藍後,改變了原有政策。其實這並非首例,畢竟海上風機在彰化也曾面臨過相似的狀況。除了這些大事件外,我個人目前在宜蘭推動的地熱發電,也正在面臨一個幾乎走不下去的困境。

另一個令我難過的事,是前國策顧問、無任所大使鄭紹良博士在維也納過世的消息。我與鄭博士認識了十多年,而且是在扁政府時期,因鄭博士擔任國策顧問一職,我當時身為國家實驗研究院的董事及資策會副董事長,所以有諸多機會和鄭博士接觸。回想起當年一起前往中東天然氣王國卡達參訪時,那此的目的是要把台灣的資通產業帶到阿拉伯世界。而那次的訪團以東元公司黃茂雄董事長為團長,我為副團長,而鄭博士是當時的團員之一。另外,在私人交情上,鄭博士對我最大的幫助正是目前可以順利運轉的,清水地熱9號井的「全流式渦輪發電機(TFT)」得以在台灣生產,他是主要推動者。

六年前,我向日本大分縣「渦輪葉片」公司負責人林正基先生,訂購了TFT設計圖後,林正基先生遲遲未將設計圖交給我們,這段期間都是靠鄭博士透過電話與林正基先生聯繫,並且我和鄭博士還一起拜訪過林正基先生,才與九州電力建立關係。拿到設計圖後,當時的大同公司林蔚山董事長還交待他們三峽的老廠長進行製作。

如今九州派員訪台,向我們提出將「TFT全流式渦輪發電機」量產並販賣到九洲。可惜的事,原本要請鄭博士協助此案,卻傳來他病逝維也納的消息,這真的讓人無限感傷啊;鄭博士的告別式預計在9月6日舉辦。

如今人事全非,林蔚山董事長因案坐牢,鄭紹良博士卻已仙逝。而我在清水地熱公園9號井的產學合作計劃,再度碰到宜蘭縣政府突然推翻4月30日副縣長主持的協商結論,要宜蘭大學撤出,真的是世事難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