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韓國瑜不許別人點燈

  148
韓國瑜(圖/高雄市政府)

韓國瑜(圖/高雄市政府)

因為遭指控是假學歷,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準備提告。不過,對他自稱座車被放置追蹤器,迄今過了一星期,韓國瑜卻思毫沒有提告的打算,也不算再提這件事,這是標準的只許自己放火,不許別人點燈。

不論是假學歷,或是追蹤器事件,要不要提告都是韓國瑜的個人權利,但從他處事的態度與方式,可以明顯發覺韓國瑜不允許別人黑他,而他可以明目張膽黑別人,而且完全不必負責任。

平心而論,假學歷和追蹤器對即將面臨總統大選的台灣來說,都是要嚴肅面對的重大爭議。因為當一個總統參選人的學歷造假,除了代表這個人經歷背景有問題,更重要的是誠信受到更大考驗,所以絕對不允許學歷造假。

因此,當韓國瑜被指控東吳大學英文系的學歷造假時,如同人格遭到毀滅,除了拿出學歷證書證明外,他站出來提告的心情,相信各界都能感受到韓國瑜的憤怒。

但如果大家記憶猶新的話,前一陣子,包括藍營內的部分人士,針對蔡英文總統的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博士學位提出質疑,甚至在蔡總統拿出證書後,依然不肯相信,繼續展開各種枝微末節的質疑,還要蔡總統進一步再證明。

類似的攻擊手法,也發生在追蹤器事件上,在韓國瑜自爆座車可能被人放置追蹤器,並且指控動用國家機器在全面針對他時,韓國瑜在各方催促下,反而迄今沒有提出任何告訴,甚至到警局報案都沒有,而是要蔡總統要站出來強調絕對沒動用國家機器。

從美國水門案事件來看,追蹤器事件足以動搖國本,但韓國瑜只是放了這個訊息後,就一再閃躲這個話題,其背後用心相當可議。

而且,若將假學歷和追蹤器事件放在一起比較,明顯看出韓國瑜的操作手法。對於別人指責他的不是,只要不是事實,就沒有所謂的「愛與包容」,而是以告止訛,但對於他製造的訛傳,他就希望別人可以「愛與包容」,這是哪門子邏輯?哪門子的如意算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