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與生活 滿洲耆老廣定遠的堅持

在守邊的錫伯族,雖然信仰繁多仍以祖先崇拜為主,因此家中會供奉家譜及「喜利媽媽」

  161

照片來源:pixabay

(台灣英文新聞 / 林靜怡 新店採訪報導)世界上的宗教有很多,無論是道教、佛教、基督教等,都是人們的信仰中心。普通家庭會隨緣分而出現一到二種信仰,鮮少出現五口之家有五種信仰,然而這樣的事卻真實出現在台灣,國寶級滿文教授「孔果洛廣定遠」的家裡。

孔果洛廣定遠教授於1935年1月8日出生,14歲左右跟隨他的父親廣祿到台灣展開新生活。在這之前,廣氏家族一直都生活在新疆伊犁察布查爾錫伯族縣七牛彔,也就是1764年4月18日(清乾隆29年),錫伯族西遷定居的地方。在守邊的錫伯族,雖信仰繁多,仍以祖先崇拜為主,因此家中會供奉家譜及「喜利媽媽」。

「喜利媽媽」被稱為錫伯族的女神,是一條具有圖騰意義的索繩,被供奉在西屋的西北角上的,用於記錄該家族傳承,也被稱為「天地繩」。

索繩有的五色或七色,並於繩上栓有代表「輩分」的噶拉哈、代表「男孩」的弓箭、代表「女孩」的布條及銅錢、印等物品,只要數一數上述這些物品便可知此家族傳承了幾代,又有多少男女等。

「薩滿教」是錫伯族的原始信仰宗教。為了攏絡西藏人跟蒙古人,清朝時期的皇帝開始提倡「喇嘛教(Lamaism)」,而隨著時代變遷,錫伯族與漢民族接觸後,亦開始供奉土地、灶王等神明。

孔果洛廣定遠分享,他們是在入關後才改信「喇嘛教(Lamaism)」。那時的喇嘛是由國家養,一直到1949年後才沒有。

自其祖父富勒祜倫(Fulun Gurun)開始,因家族成員多在錫伯八旗裡做領導,無論是「領隊大臣」到「八旗總管」等高階職務,都有人擔任。由於這特殊的社會地位,又擁有大批房子與牧場,還有大量的牛馬與駱駝。

孔果洛廣定遠。(台灣英文新聞拍攝)

孔果洛廣定遠回憶,喇嘛有一個習慣,就是在春秋兩季出遊。只要有人有需要,便可以請他們到家裡幫忙。所以每次有喇嘛到察布查爾就會到他們家住上5-7天不等,他們家天天都會殺羊款待之。

錫伯族之所以會和喇嘛有密切關係,是因為他們會解決民眾的疑難雜症,還可幫人算命,家有喜事或喪事都會請他們前去頌經,而最重要的就是提供醫療服務。

孔果洛廣強調,他們是上師啊。當然,能提供醫療服務的族群不僅僅喇嘛而已,他還說,每個少數民族,如蒙古族、維吾爾族等都有自己的醫療方式。

來台灣以後,曾經有人遊說他去信天主、基督等其他宗教,但他不願意。有趣的事,他們一家五口,除了他信仰的喇嘛教外,還有信佛教、道教、天主教及基督教。

他表示,自己篤信喇嘛教的原因,與親身經歷有關,且都是無法用科學解釋,譬如說:

1.孔果洛廣定遠的堂哥被馬踢彎腳,漢西醫束手無策,唯有喇嘛能醫治。無數醫生看過被馬踢彎的腳後,都作出不同診斷。像俄羅斯籍醫生說要鋸掉,漢醫說無用了,但唯有喇嘛一句「沒事」,僅靠一支粗大的桿麵棍,在幾位壯丁壓住傷者的情況下,成功將原本「位移」嚴重的腳給歸位了。

2.孩童跪地喝水卻意外死亡,喇嘛追魂救命。一位母親帶著小孩外出後,在路上遇到朋友便聊了起來,小孩就單獨在附近走動。渴了便跪在路邊的小溪流喝水,喝著喝著便死了。一群大人正慌亂之時,剛好看到遠方一位喇嘛,就上前請他救人。喇嘛看了孩子的狀況後,便順著小溪流往下跑,留下一群滿臉問號的人,事後才知喇嘛是去追小孩的靈魂,追回後,人便活了過來。

3. 孔果洛廣定遠的祖母長年喜抽鴉片,讓他意外吸了大量的二手煙而體弱。待其祖母過世後,由於屋裡在沒有鴉片煙的關係,孔果洛廣定遠的身體如鬧鐘一般,在同一個時間出現全身打冷顫、發抖等症狀。其母親石菊香於是向喇嘛求助,並命其母需於每日下午1時30分,長達6個月的時間,用粗針在其左手進行放血,讓原本體內的黑血變紅血時,其身體便康復了。

上述的故事聽起來很玄,但對自小在這樣的環境氛圍裡長大的人來說,是習以為常的事。台灣也有喇嘛,但是否和其家鄉所遇到的一樣。孔果洛廣說,自1949年後,察布查爾的喇嘛人數愈來愈少了,他回伊犁時就沒遇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