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女示威者記者會控訴 羈留期間被迫裸體搜身

兩香港女警對被害者說,警察有權力要求犯人脫掉衣服

  381
(記者會直播擷圖)

(記者會直播擷圖)

(台灣英文新聞/高梓根 綜合外電報導)一名香港呂姓(化名)女示威者於本日(23)下午2時,在議員陳淑莊及兩名律師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控訴兩名女警逼迫她脫下所有衣物接受搜身。

當事人表示,她受逮捕後,因傷送往醫院羈留。入院前已經接受過搜身,且原來的衣物均已收作證物,住院期間均穿著醫院提供的病袍。於出院當日,當事人原定將由警方直接押送至法院出庭,其家人所提供出庭用衣物是在經過醫院警方檢查後才交由當事人,且當事人是在女警的監視下更衣,期間完全沒有可以私藏違禁品的機會。

然而,當事人出院後卻非如被告知地直接送往法院,而是被帶到一個警局的房間。裡面有兩名女性員警以命令口吻,要求當事人脫下所有衣物接受搜身。其中一名警員甚至對當事人威脅,「你是犯人,你犯了法,警察就有權力取下你的所有衣服。」

當事人出於恐懼,於是遵照警員指示脫下衣物,並用手遮住私密部位。然而,一名女警卻用筆戳當事人的手,要求她移開雙手,又不斷以筆拍打其大腿內側,要求她把腿打開。當事人稱兩名女警搜身非但沒有戴上手套,甚至在事後才給她一份搜身同意表格要她簽名,過程中笑的樣子顯然相當享受。

當事人僅有記下兩名警員的編號(55827、26522),並在記者會上公開,但她未能注意該房內是否有監視器或是門窗有否關、鎖上。當她在受辱將近半小時後,離開房間時卻發現本來空無一人的走廊,竟然站著十多名男性警員。

陪同的陳律師表示,由於當事人的案件現正接受法庭審理當中,關於被捕的地點、時間、案由等細節,均不可透露。然而,陳律師表示,警方控訴當事人的罪嫌,並非如攜帶違禁品或毒品等需要全裸搜身的罪名。

陳律師也表示,警察搜身如果是為了取得證物,必須穿戴手套,但顯然這兩名警員僅僅是為了凌辱、發洩、甚至是報復示威者,才無理要求全裸搜身。陳律師形容兩名警員的做法比「戰勝國對待戰俘」還惡質。他也重申,警員並無法律權力代替法院宣判任何被捕者有罪,即使是對待確認判刑的罪犯,也不可侵害罪犯的基本人權。

陳律師表示,律師團隊與陳議員將協助當事人,做出正式的投訴外,也以「非禮罪」及「襲擊罪」對兩名警員進行刑事告訴。陳律師並表示,現在香港人並不信任「自己人查自己人」的警隊內部紀律機制。陳議員則稱反送中抗議以來,警察每日都知法犯法,令人震驚且絕對不可接受。

當事人並表示事件之後,自己經歷過憂鬱症,甚至一度不敢離開家門,害怕再遇到警察。但是,當她聽說有30多名「手足」在羈押期間被刑求至骨折,送往北區醫院的傳聞時,她深信一定有更多人遭遇過警方非法的人權侵害,而不敢再站出來發聲,於是在陳議員的鼓勵下首度做出公開控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