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談黨名也談颱風

  1010

照片來源:台大退休教授 高成炎提供

本週最重要的兩件事,第一件事是8月6日柯P組黨,第二件事是8月9日利奇馬颱風侵台,讓北台灣放了一天颱風假。

從新聞媒體報導,柯P組黨消息一出,引來不少人反對,包括某位網紅在場消毁4年多前柯P選市長時的一些周邊商品,以及台聯黨前立委周倪安及台灣國的陳峻涵等人皆到場外抗議,而我當日也在現場。然而實際的抗議人數並非如媒體報導的那樣的多,場外僅有20-30人罷了,全因媒體將「抗議柯P組黨」視為一個不錯的議題罷了。

柯P的「台灣民眾黨」成立大會,除了即將組黨的前台南縣長蘇煥智是坐上賓及上千名與會嘉賓到場祝賀外,我是不請自來的。因為那天,在獲得柯P同意後,主辦單位提供了一張桌子,讓我和我的團隊可以到現場進行「廢核再生公投」的擺連署活動。因為,我希望接下來的台灣民眾黨能夠跟柯P一樣,是站在反核立場的政黨,亦是本次擺攤連署的主要目的。

對於「黨名」一事。我們看到「蔣渭水文化基金會」、及蔣理容等蔣渭水的後代,站出來批評柯P不應該使用「台灣民眾黨」作為黨名。柯P的回答基本上有四項,一是台灣民眾黨非蔣渭水一人所有、蔣渭水非其後代所有、以及黨名還沒有得到內政部的正式批准,他會用這個黨名,主要是對於蔣渭水的崇敬等等。

我們來回顧一下兩件事,一個是在1996年1月份「綠黨」組黨時,原先用的黨名有17個字,叫做「綠色台灣國 大政治廢物利用資源回收黨」。後來申請時,被內政部駁回。接著,在正式組黨時以「綠色本土清新黨」為名,並於組黨後,在1996年台灣第一次民選總統時與「國民大會代表」選舉時,由該黨籍高孟定獲得約全國1%的選票,並於6月正式更名為「綠黨(Green party Taiwan)」。

另外數年前,陳永興醫師發動成立「台灣民報」,也是用蔣渭水當時發刊的「台灣民報」的歷史名詞。因此,歷史名詞可不可以用,應該是較無爭議的問題。我認為,黨名能否用,應交由內政部解決。

無風無雨無車有電、又如何?

這次利奇馬強風侵台一事,早在8月8日莫拉克10週年、同時也是父親節當晚6點多,由北北基宣佈8月9日放颱風假一天。由於當時我人正好在女兒位於台北天母的家,和女兒及孫兒們吃父親節大餐,並接受祝福。聚完餐後,我匆匆趕回西門站附近的家,當晚基本上並沒有什麼風雨。第二天上午仍安照行程返回宜蘭,並於8點半到台北轉運站搭車,結果首都客運的櫃檯人員表示,今日12點才發車,且訊息已公布在官網。我只好打道回府,回家等4小時,而這段時間只有下過一次不大不小的陣雨。最後,在1點左右終於等到回宜蘭的車,且沿路都無風雨,宜蘭還大睛天。

8月9日晚上在電視看到台北市長柯P說,「多放了一天颱風假」,而新北市長侯友宜說 「以人民安全為重」,宜蘭縣長林姿妙則說「尊重專業、要去拜天公」。沒有錯,這一次是氣象局的偏差預測資訊,給北北基大家長們做出錯誤的決定。北台灣的上班族大眾有了一個無風無雨的小確幸,而資方卻要負擔這個大眾小確幸所產生的經濟損失呢。連行政院長蘇貞昌也在問氣象局說,你們講的那些專業術語,大家都聽不懂,多少也在責問,這一次的預測怎麼這麼不準呢?

對我們公司而言,這次的颱風的意外收穫,就是我們與宜蘭大學合作的、在宜蘭清水地熱9號井的產學案,進入了一個「遠端監控現場無人」的運作模式,結果非常順利。

三年多來,我們研發的「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組」自2016年10月份進駐宜蘭清水地熱公園9號之後,就有人員在現場風雨無阻的輪班、守夜。今年4月16日併網售電後,仍堅守崗位風雨無阻輪流值班。這次因應防颱準備,我們將進入機器的高壓熱水的閥門關小,讓整個機組降為原先颱風來之前的發電量的三分之一,並撤離人員。靠著遠端監控,台北的人員透過隨時監看發電的狀況、進行遠端啟動安全閥。同時驗證了「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組」的併網工作,不僅已經完成,而且可以遠端監控操作了。接下來要面對的是這個9號井的使用權的期限問題了。

在此要向蔡英文總統以及宜蘭縣林姿妙縣長報告的事是,我們這個 「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組」是全台灣唯一全部自製,而且正在併網發電的機組。在臨近250公尺的清水地熱公園區21號井,也有能源局多年資助工研院研發的ORC雙循環機組在發電。這兩個機組,是目前全台灣加起來不到0.5MW的併網機組。而2020年能源局規劃是要有100 MW的地熱發電容量。這個目標,則是在2015年全國能源會議時就已經設定的,2016年的總統大選時,蔡英文總統也加碼,宣佈到2030年要有600MW。而目前就又到了總統大選前夕,不知道各組的人馬, 包括柯P支持的、可能出來參選的鴻海郭台銘董事長的能源政策會是如何?其中地熱發電的容量又將是如何呢?

△高成炎。(照片來源:台大退休教授 高成炎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