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前線記者吸入催淚氣體 逾95 %咳血 嚴重者胃腸穿孔

過期的催淚氣體產生有害物質,連國際條約都禁止在戰爭中使用催淚彈

  2028
香港示威者將催淚彈擲回警陣(圖/AP)

香港示威者將催淚彈擲回警陣(圖/AP)

(台灣英文新聞/高梓根 綜合外電報導)香港警察愈發頻繁施放催淚彈。鄺葆賢醫師蒐集170名前線記者接觸催淚氣體後的就醫記錄,於昨日(9)發布研究結果,超過95%出現呼吸相關症狀,鄺醫師批評警方作法極度不人道。

根據鄺醫師統計,170名前線記者出現分別以下的後遺症,96.2%有呼吸困難、久咳、咳血等呼吸系統症狀,72.6%有疹子、發紅、極癢難耐等皮膚症狀,53.8%有持續流眼水、腫痛等眼睛症狀,40.6%有腹瀉、疼痛、嘔吐等腸胃症狀。

另外,鄺醫師指出,7月28日在西、上環一帶接觸催淚氣體的後遺症,明顯比6月12日在中環、金鐘一帶出現的症狀還要嚴重。鄺醫師表示,現階段研究尚無法特定後遺症變嚴重及頻繁的確切原因,但初步評估牽涉因素包含,催淚彈施放的數量、濃度、方式、位置及周圍環境,以及多次吸入氣體造成的累積傷害。

參與研究的香港大學醫科生黃卓鵬則指出,6月12日警方在無預警對中信大廈外人群施放催淚彈,部分民眾閃避不及,長時間接觸催淚彈,不僅出現咳嗽、化痰、氣喘乃至嘔吐等症狀,甚至確診罹患肺炎及支氣管炎,時至今日一個半月仍未康復。黃同學質疑,警方稱催淚氣體只會帶來短暫性刺激反應的說法。

鄺醫師另外指出,團隊僅以前線記者作為研究對象,而不採用前線抗議民眾的就醫記錄,是為了保護民眾的身分,免遭不當利用。

然而,鄺醫師指出,前線記者通常得以配備比一般市民好的裝備,且一般市民可能因為畏懼留下記錄遭「秋後」而不求醫,所以市民可能會出現比記者更嚴重的症狀。鄺醫師指出,最嚴重的個案當中甚至出現胃腸穿孔、喉嚨腫脹、皮膚起滿水泡等症狀,呼籲市民如有不適應立即求醫。

鄺醫師嚴厲譴責警方做法極不人道,呼籲警方停止對市民使用化學武器,「不要用香港人做人體試驗!」

另外,近日有抗議民眾在現場拾獲催淚彈殼,發現上頭標示的日期竟為2016年,《星島日報》記者也拾獲標寫2016的彈殼,民眾開始懷疑警方使用過期的催淚彈。


香港市民拾獲疑似過期催淚彈殼(圖/連登)

化學家Mónica Kräuter曾在研究中指出,過期的催淚氣體會產生氰化物(cyanide,俗稱山埃)、碳醯氯(phosgene,俗稱光氣)等極度有害物質,其對生命健康危害程度極高,決非合理武力範圍。

香港人權監察發言人葉寬柔批評,政府無法證實催淚彈不構成健康危害,應立即停止使用所有的催淚彈,並要求警方恪遵「最低武力」原則。她並指出,警方從未公開施放催淚彈的守則規範,使用過期催淚彈,或是在狹窄地方施放,且不開放民眾逃生路線,罔顧人權。

民權觀察發言人王浩賢則指出,連《化學武器公約》都明文規定禁止國際間在戰爭中使用催淚彈,香港警察卻在8月5日單單一日內施放800枚催淚彈,莫非是在對平民發動化學戰爭?他並質疑煙霧瀰漫之下,警方又射擊胡椒球彈、橡膠子彈,顯然沒有辦法準確瞄準,無法避開要害,也無法確定不會誤擊無辜路人或居民,警方做法完全不顧風險且毫無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