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溯源 歡迎指正!」矮狗與虎爛

外來語的語音發生訛變是很常見的現象;而訛變之後的語彙讓人產生不雅或低俗的聯想也往往無法避免

  1714

照片來源:pixabay

中文裡稱說話有障礙的人為「啞巴」。或許因為有「巴」這個字,有人會認為「啞巴」這個詞帶有歧視的味道,應該避免使用。事實上,「巴」這個字在這裡只是個綴字,就如同「尾巴」或「嘴巴」的巴,並無特別的涵義。查考《康熙字典》也知道,「巴」這個字完全沒有貶抑之意。因此瘖啞人士如果被稱為「啞巴」,心中應該釋然了。

而在台語(本文所謂的台語是指目前在台灣通用的源於閩南語的一種語言) 裡,對瘖啞人士應該如何稱呼呢?這要從希臘神話裡的一則故事說起。

希臘神話裡有一群被稱為「精靈」或「仙子」的角色;她們以年輕貌美的女性形象呈現,成天在山林裡或湖邊嬉遊。眾神之神宙斯垂涎於她們的美色,經常偷偷溜下奧林帕斯山,跟她們鬼混。有一次,宙斯的老婆赫拉聞風尾隨前來「捉猴」;不料被一個名叫Echo的精靈纏住。這個精靈滔滔不絕地跟赫拉東扯西扯,使得赫拉無法脫身;結果讓宙斯得以趁機逃之夭夭。赫拉捉猴不成,遷怒於Echo,將她變成一個啞巴,以懲罰她的多嘴。

因為這個典故,台語稱啞巴為「Echo」;不過讀音卻由原來的「ˈɛkoʊ」訛變為「ˈekau」。由於「ˈekau」跟台語的「矮狗」同音,引發大家一個錯誤的聯想,認為這是將啞巴與狗同列,有嚴重歧視的嫌疑。本來一個非常典雅的外來語「Echo」竟然被誤認為一個不雅的、對啞巴不尊重的用語,實在是很冤枉。筆者在此建議,如果大家一時仍然無法拋掉錯誤的「矮狗」的思維,那就回歸最原始的發音「ˈɛkoʊ」,也就是稱啞巴為「Echo」,讓這個優美典雅的希臘字繼續留在台語裡面。

(在其他各主要語言裡,「Echo」是「回音」的意思,與台語的用法顯然不同;其典故係來自上述希臘神話的後續劇情,也就是Echo和Narcissus的故事,在此暫不贅述。)

其實,外來語的語音發生訛變是很常見的現象;而訛變之後的語彙讓人產生不雅或低俗的聯想也往往無法避免。

茲再舉一例。在台語裡,我們如果說某一個人在「虎爛」或「話虎爛」,意思就是他在吹牛,講不切實際的大話。但「虎爛」兩個字馬上讓人聯想到雄性老虎的生殖器官--按,「爛」(台語音lān)這個字是「卵」的日語發音(らん),而「卵」則是「睪丸」的隱語--所以「虎爛」也算是一個不雅的詞彙。

真正追溯起來,「虎爛」係源自日語「法螺」(ほら,讀如ho-la);轉成台語之後,讀音訛變成「hó-lān」,聽起來就是「虎爛」的諧音;而日語「法螺」則可以遠溯自古代漢語的成語「大吹法螺」。筆者在此也建議,如果「虎爛」兩個字你說不出口,乾脆就說「法螺」好了--用日語發音「ほら,讀如ho-la」或漢語發音「ㄈㄚˇ ㄌㄨㄛˊ」都可以。

從上面的兩個詞彙--矮狗與虎爛--我們可以隱約看出構成台語體系的兩大板塊:「虎爛」一詞代表的是「古漢語」的板塊,而「矮狗」一詞代表的則是「外來語」的板塊。如果我們希望咱們的母語能子子孫孫世世代代永續流傳,有識之士們責無旁貸,必須同時致力於這兩大板塊的研究與推廣,則咱們這個優美典雅的語言庶幾不會在歷史長河中消匿無蹤。

是為至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