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玩笑話」的代價

  1731
郭芷嫣13日戴口罩現身警局製作筆錄。中央社

郭芷嫣13日戴口罩現身警局製作筆錄。中央社

長榮空服員罷工要角之一的郭芷嫣,在Line群組宣稱「要在機師餐點中『加料』」,對話被截圖外流後,長榮航空人事評議委員會頃開會決定開除。

消息傳出後,工會反應的「長榮航空懲處將限縮員工的言論自由與隱私」、「有因其工會幹部身分、積極參與工會活動而放大懲處的疑慮」。當事人郭員說的「截圖對話為玩笑話」,長榮航空主張的「『加料』說嚴重影響機艙秩序及飛航安全作業程序」,何者的立論觀點比較有道理與說服力?

坦白講,在談恐嚇威脅人人色變的今天,誰先踩到飛安的紅線,恐怕就讓自己先站到(有理也變)理虧不利的一方!只要問:員工的言論自由與隱私,可以包含恐嚇威脅嗎?那以飛安之名開除郭員,即便難免落人秋後算帳的質疑,也絕對比踩到飛安紅線的郭員更容易得到社會大眾的認同!

剩下有得談的是:玩笑話和比例原則的問題。

先想像一個畫面:某航空公司接獲路人甲(更甭說是一個旅客,甚或旗下一名空服員)Line給群組「要在機師餐點中『加料』」的情資,航空公司當局會(也應該)認為只是有人在開無傷大雅的玩笑,哈哈乾笑兩聲以對,還是會(也應該)戒慎恐懼、如臨大敵?

再打個比方:空服員郭xx,某日在服勤時,不經意瞥見一名乘客Line給群組「要在機師餐點中『加料』(或要引爆藏在貨艙的炸彈)」,郭員當下會若無其事繼續其勤務?還是會對該乘客加以關注疑問,在得到「對話為玩笑話」的答覆後,就不再追究?還是會…?

當然,常人眼裡輕描淡寫的一句「玩笑話」,對執法人員而言,卻極可能是吃不完兜著走的「恐嚇威脅」。日前恐嚇要在其就讀的賓州某高中開槍掃射的孫安佐,在美國法庭向法官表示「我說了一個很不成熟的笑話」,遭法官一頓的搶白兼開示,最終才獲遣返台灣。

已成年的空服員郭芷嫣,加上一句「要在機師餐點中『加料』」,下場是遭任職的公司開除;未成年的高中學生孫安佐,加上一句「不成熟的笑話」,下場是在美國監牢裡足足蹲了260天才了事,也讓其父母付出極大的代價!這樣的例子,無疑告訴大家:有些玩笑話的代價,是極其昂貴的。話說出口或形諸文字傳播出去之前,能不慎乎?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