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進黨陳奕齊:面對中國滲透 最危險的國家是日本

陳奕齊舉出當美國、澳洲、台灣紛紛採取作為抵抗中國滲透,日本卻毫無作為

  526
(圖/pixabay)

(圖/pixabay)

(台灣英文新聞/高梓根 綜合外電報導)台灣基進(舊基進黨)主席陳奕齊接受日本媒體《PRESIDENT Online》專欄作家藤重太採訪時,談及各國面對中國各方面的滲透,紛紛採取不同的作為抗衡,唯獨日本欠缺危機意識,竟然毫無作為。

陳氏指出,中國滲透一個國家的最終目的,是讓目標國與中國簽訂「罪犯引渡協議」。如此,中國便可以要求被滲透國引渡他們想處罰的人物。他並指出不單是香港反對送中條例,早在2017年3月時,澳洲便也感受到危機,在批准與中國的引渡協議前急踩剎車。

「單是監督外國法人的時代已經結束了。不論是移民或本國人,從一般市民、政治人物到第四權媒體,都不得不提防的時代正在來臨。何況,現在已經是媒體透過假新聞操作一般民眾的時代了。」陳氏強調中國的滲透手段往往是多管道的,任何人或組織都可以是潛在的買收對象。

陳氏另舉今年4月震驚美國的林英走私案為例,指美國在此之後設立《外國代理人登錄法(FARA)》、修正《遊說公開法》等,致力防止外國勢力滲透;澳洲也在去年6月設立《反外國介入法》,並迫使涉嫌收取中國賄賂的議員下台;蔡英文政府也自2016年起陸續修訂「護台防中」六法,盼藉此杜絕中國滲透台灣的軍、政、商界。

當各國紛紛感受到中國滲透的威脅時,日本卻在防諜、外國代理人登錄制度的設立、調查外國影響力等工作上毫無進展,陳氏指日本太過「漫不經心」,更稱「最讓人擔心(被滲透)的國家,也許是日本。」

陳氏列舉諸多例子佐證日本政界對中國的無防備感,包含放任中國資本沖繩及北海道的土地、政經界不斷增加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大專院校擴大對中國的招生、且在法令不完備的情況下便加大簽發外國人工作許可。另外,陳氏稱日本護照世界第一好用,卻也最容易取得,日本政府更要求歸化的中國人變更為日本姓名,讓中國更容易透過移民滲透日本。

陳氏直呼日本的作為「不可思議」,更批評日本政府是「牆頭草,兩邊倒(風見鶏)」、「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二枚舌)」,一下親中,一下又親美,美中貿易戰或中國一帶一路政策當中,風向還未明朗就先當個旁觀者,反而是「最難信任的國家。」

除了政府的優柔寡斷外,陳氏指出還有一個困難點在於日本的輿論過於「敏感(アレルギー)」,試想在日本推動類似的立法,恐怕只會被各媒體及政界掌權人士批以「回歸戰前」、「歧視外國人」等,引起民眾反感,且大多數民眾對於實際潛在的威脅非常頓感,這類議題很難在日本獲得關注,遑論是支持。

雖然關於紅色力量滲透的新聞焦點都放在台灣、香港、美國、澳洲身上,但陳氏認為怎麼想也不可能唯獨日本一國毫髮無傷。陳氏呼籲日本,作為亞洲民主陣營的老招牌,是時候擔當起領導的角色,抵抗中國的侵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