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719三週年日 我應該說些什麼

  1500

鳩之澤溫泉。(照片來源:林務局羅東林區管理處官網)

大家看了這個標題一定覺得很納悶,這題目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其實,我連續兩年,2017年7月 21日在《台灣英文新聞.時評》,發表了一篇「719週年日 我應該說些什麼」。 接著,又在2018年的7月24日〈時評〉上,我也寫了一篇「719兩週年日 我應該說些什麼 」。那麼,今天正好就是719的三週年日,我也就這個主題上繼續追加「719 三週年日 我應該說些什麼」。

當然這一週重大新聞,絕對不是719有關的新聞,最重大的新聞當然是715當天,國民黨初選結果公佈,有草包之稱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大勝鴻海董事長郭台銘17%、大勝 朱立倫27%,正式取得國民黨提名為「2020總統參選人」的資格。有關「草包當總統、仙貝當主席」的評論,我在上一周的〈時評〉(2019年7月13日)已經發表過。因此,本週就跳過這個議題。7月16日還有核一廠正式除役的議題,這也是一個很重大的新聞,因為核一廠運轉40年終將在今年正式除役,台灣目前只剩下不到9%的電力靠核電廠供應,且離2025非核家園的目標,在往前推進一大步。

我這一篇719的文章,其實與另外一則新聞有關係,我們看到〈風傳媒〉(2019年7月12日)有一篇投書,裡面的內容寫道:「仁澤地熱探勘成功,為台灣地熱發電帶來一片曙光 」。我這篇719的文章,正是在討論仁澤,也就是鳩之澤溫泉區的地熱資源的問題。

〈風傳媒〉這一篇文章,是在說太平山下 「鳩之澤溫泉」即仁澤溫泉地區,由中油與台電所組成的「地熱國家隊」,在過去一年內已經成功了挖了兩口井,挖一口大約要3個月的時間,目前已成功了挖了「仁澤3號井」及「仁澤4號井」。這兩口井的深度約1,500公尺左右,且都同時在進行產能測試。因此,在成大資源工程系教授的觀點裡,可說是台灣的地熱探勘成功了,地熱發電出現了一片曙光。

當然,我也不能說他這個觀點有什麼大錯誤。然而我要指出的是,中油仁澤3號井是在2018年11月7日開挖、仁澤4號井則是在2019年3月開挖,其實這都不需要挖的。因為旁邊就有一個深2,500公尺左右的中油仁澤2號井。只要把中油仁澤2號井的井口閥門打開,就立即可以發電,這就是我過去 719系列文章所講的事情。而文章的源頭就在2016年的7月19日,我陪同當時的農委會主委曹啟鴻及當時宜蘭縣長林聰賢這兩位大人物,去看仁澤2號井,而且也跟他們提出出借該口井給我的事,台灣立刻就可以有地熱發電,並且讓地熱發電的容量打破鴨蛋。當時,我還寫了一篇「只要給我併網發電、我就給你地熱電廠 」的文章 (〈民報〉,2016年7月25日)、以及後來的一篇文章「請問林全院長、地熱電發太多了要怎麼辦」的文章(〈時評〉2017年8月12日) 。

可惜過了3年,目前全台灣的地熱發電的容量連0.5 MW都沒有。其原因,就在於官僚體系聽不進我們的意見,老實講目前3號井、4號井在開挖之前,我也知道一定可以「探勘成功」,因為3號井離2號井只有6公尺,4號井離3號井也只有6公尺。而這兩口井與2號井不同的地方是:2號井是直井,3號井及4號井,一個是向北方挖、一個是向南挖的「定向井」。只有「定向井」這一點與2號井不一樣。但是深度比2號井淺了至少700公尺。簡而言之,所有的地底溫度的資訊,根本是現成的,哪有探勘不成功的道理呢?

所謂的「地熱國家隊」原先說要在仁澤地區做2MW的地熱電廠,而其費用比能源局原先估計的1MW需2.78億元還高出許多,總共做2MW大約7億元。目前說探勘成功,要在那裡做產能測試。其實,我過去這三年一再依照「行政院綠能與減碳辦公室」的協調會議結論,向能源局申請了「仁澤地區地熱發電機組試驗性計畫」並且獲得審查通過。要借用仁澤2號井來做「地熱發電機組」的測試。該試驗性計劃的有效期是5年,也就是說目前我們還在有效期之內。

可惜,林務局羅東林管處後來回文說,該地已經借給中油公司使用。因此,將我們的申請打了回票。目前國家隊既然要做産能測試,那麼我提出這樣的一個問題,是否應該重新考慮借用2號井給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我們就將一組「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直接搬到仁澤2號井旁邊,開了2號井的井頭閥門直接發電做測試。並且,使用3號井或4號井裡面則被指定為回注井的井,來注入發電後的尾水。這樣的測試,一定會比目前「地熱國家隊」規劃的測試方式,會更加準確。

不知道能源局和地熱國家隊的意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