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詐貸頻傳 公營行庫現內控問題?

  1701

(來源 中央社)

潤寅詐貸案越演烈,公股行庫受創嚴重,財政部長蘇建榮急邀九大行庫董總開會,要求各大行庫針對潤寅案,在本月底前,提出檢討報告。他表示,未來將針對事前審查、事後貸款、KYC、照會機制等四大面向來預防。

蘇建榮的亡牢補牢措施,真能達到防弊的效果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回憶二年前,慶富獵雷艦弊案,當時包括第一銀行、合庫、華南、台銀、土銀、彰銀、農業金庫、中國輸出入銀行等,共計被詐貸205億元。慶富案令人拍案叫絕,一個資本額才5億元的小公司,就可以把公營行庫耍得團團轉,一銀竟然然撥付了154億元給慶富,其他的行庫也一樣,大把鈔票就這樣進了慶富口袋中。

這次潤寅案如出一轍,只是劇本改編,主角換人。潤寅只是一家資本額3億元的小公司,竟然可以從行庫中,搬出近百億元的資金,實在令人不可思議。兩年之間,公營行庫接連發生兩起荒唐的詐貸案,兩案劇情截然不同,請問蘇部長,以後類此詐貸案,還會循過去一樣的模式進行嗎?答案是絕對不可能,必然會有新的模式誕生。那麼,蘇部長的指示,又怎麼防患未然呢?

說穿了,蘇部長四大預防的面向,根本是銀行平時徴信調查就在做的業務,並無新意。

不過,值得警惕的是,這兩起詐貸案有共通之處,那就是犯案的當事人,都是八面玲瓏,平時遊走於政商界之中,其中慶富案的主角陳慶男、陳偉志父子,出入總統府如入無人之境,而且還備受禮遇。潤寅案的主角楊文虎、王音之夫婦一樣,政商關係良好,才能從銀行搬走近百億元的資金,如果沒有人護航,有可能嗎?

一名銀行界人士透露,其實全案在今年初,就有許多不尋常的癥兆顯現,例如,潤寅以應收帳款融資,向銀行借款,應由潤寅客戶負責還款,結果卻是由潤寅親自到銀行還款,這些不尋常的跡象,難道行庫人員渾然無知?還是背後有人施壓,讓他們有違常例作業?值得深入探究。

另一位公營行庫經理坦率指出,由於公營行厙董事長、總經理都是政治酬庸,甚至連董事、獨立董事,也都是政商關係良好,才能出任。如此一來,政界黑手,甚至民意代表,都很容易染指公營行庫的人事、經費,甚至連考績、升遷,都有人關說。他表示,這幾年各種贊助案、捐款案,或安揷人事問題,更是多到令人厭惡。至於貸款的關說案,更是屢見不鮮。

面對潤寅案如雪球越滾大,公庫及投資人受損嚴重,財政部、金管會、監察院,乃至於檢調都應該徹查,幕後黑手及失職的政務官,或公營行庫高層人員的責任,以昭炯戒,並還給國人一個公道。

同時,公營行庫不應該再成為政客們酬庸私人、或競選的工具,還給公營行庫一個乾淨的專業經營空間,應該是國人基本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