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央行總裁罕見呼籲企業加薪 政府該出招了

  984
新台幣(圖/Pixabay)

新台幣(圖/Pixabay)

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近日罕見對企業家道德喊話,表示「企業應合理替員工加薪,除可激勵員工外,將可創造經濟成長良性循環」。由於勞動部將於8月14日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楊金龍發言格外敏感且引起不少爭議,逼使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不得不立即跳出來反對,認為「目前不是恰當時機」。

就連台泥董事長張安平也出面表示「基本工資成長應該是跟著生產力的成長,不該是為成長而成長,任何人的收入都與他的生產力有絕對關係」。如同過去般,每次碰到基本工資調幅新聞一出,討論與爭議如同火山爆發,勞資雙方、學者專家各有各持己見,勞動法規及最低薪資的討論,向來是最複雜的議題,但其實最終決定權還是在政府的手上。

台灣薪資成長低緩情況,央行多年前即早有建言,看法主要認為近年主要國家均面臨薪資成長低緩現象,台灣亦然且明顯嚴重許多。央行指出,薪資成長低緩,使勞動報酬份額下降, 所得分配不均,抑制民間消費,影響經濟永續成長,早已是各國施政焦點。包括南韓、日本、新加坡、美國、德國等主要國家均積極採取調高最低工資,以及對加薪之企業減稅或補貼等提振薪資措施,值得借鏡。

雖然台灣確實因產業結構困境不利加薪,從2000年以來,台灣企業界投資在研發經費上遠不如日、韓等國。產業發展以折舊較高製造業為經濟成長動力,如半導體廠、面板廠、DRAM等,投資每一代廠房動輒上百億美金,但產業進步速度快,為提升競爭力需常投入資本提升更多設備,因而快速累積大量折舊,高折舊產業投入多,報酬相對低,況且台灣製造業長期以代工為主,利潤不斷遭壓縮,難以提高員工薪資。因此楊金龍建議企業可積極尋求科技方法,並在員工生產力提升前提下,替員工合理加薪,如此一來不僅可激勵員工,也能藉由薪資成長創造經濟成長的良性循環,而勞動部長許銘春日前也提到希望資本工資能再調升。

但工商界認為台灣CPI(消費者物價指數)這麼低,GDP(經濟成長)也不是很高,基本工資應該是由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來認定,應該調升多少幅度,而不是由勞動部表態。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還說,公務員調薪一事都還沒定案,我們也要看政府的態度。

其實基本工資調整,並非人人滿意,結果對社會與經濟也會產生不小衝擊,影響最大的應該是物價可能隨之上漲的疑慮。基本工資的討論向來就是複雜議題,就以最近發生的長榮罷工事件,以及鄰國的韓國總統文在寅,為了2020年不能達成最低萬元(韓元)時薪承諾出面道歉,都是與調整最低基本工資有關。「調得太高」或「調得不夠」,因為立場的不同,也各有解讀、各有難處與苦水,但結論是政府態度決定一切,央行總裁楊金龍發話了、工商企業界領袖也出聲了,就看政府如何接招回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