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學者交流 淺談瀕危語滿文之保存價值

過去用於溝通的語言文字多為口傳,無紙本紀錄,隨著時空背景的不同,無論是「一字數用」或是「一義數文」,語言文字的使用都會因各地人們的生活習慣而有相同或是相異的意思

  254

《滿漢大辭典》內容。(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拍攝)

(台灣英文新聞 / 林靜怡 桃園南崁採訪報導)隨著時代的變遷,人口外移、漢化與西化後,聯合國列為瀕危語言的滿語已少有人使用,只剩部分長者用於日常生活,及一群分散世界各地的專家、學者、企業家等人長期致力保存滿洲族的歷史人文。

「滿洲文與漢文有字典、滿洲文與日文也有字典、滿洲文與法文也有字典,若能將每一本字典裡的滿洲文擷取並整合起來,變成一本滿洲文字典,再倒回去比對其他字典,或有助完整保存滿洲的傳統語文,因為已把漏掉的部分全部找回來了……。

若不說上述那一席話是出自義美高志明先生,你或許會認為是某一位歷史專家的言論。外界對於「義美」品牌的印象是注重食品安全的企業,從早期的喜餅、古早味紅豆粉粿牛奶冰棒、牛奶糖到近年造成轟動的厚奶茶等商品,讓不少消費者不得不「用新台幣下架」。

廣定遠教授書寫滿文「沙其瑪」。(台灣英文新聞檔案照片)

日前,高志明和台日學者進行了一場非正式學術交流,並以歷史典故「羅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開場。他說,埃及羅塞塔石碑是解開人類古文明,埃及法老王時期象形文字的一個根本。這個石碑是在1799年,法國攻進埃及時,被幾名士兵在羅塞塔(今稱拉希德Rashid)這個地方發掘,並以此地名命名之。

「由於這座石碑刻有三種不同語言版本,分別是古代文字、古埃及文等,三種文字當中的兩種尚能找到人閱讀,經過比對後才得以建構失傳千餘年的埃及象形文字系統。在此之前,沒有人能看懂石碑上的文字。」

為了暸解古埃及法老王的象形文字的起源與讀法,高說,他曾為此買了一整套書並下功夫研究,如今那整套書還在他的圖書室裡。國寶級滿文教授廣定遠則私下透露,高是個博學的人啊。

▲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左1)與國寶級滿文教授廣定遠(右1)及台日籍學者等人進行交流。(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提供)

羅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製作於公元前196年,原本是古埃及法老托勒密五世詔書的石碑。碑上同一段文字內容被工匠以三種不同語言版本刻上去,如今該石碑是研究古埃及歷史的重要文物,此文物自1802年起便保存在大英博物館。

高志明問日本學者兒倉德和,在日本是否有進行多個語言與滿洲文的研究呢?兒倉表示,無論是研究者還是學生都有人投入研究,從日語、法語、英語等都有人在進行研究。

過去用於溝通的語言文字多為口傳,無紙本紀錄,隨著時空背景的不同,無論是「一字數用」或是「一義數文」,語言文字的使用都會因各地人們的生活習慣而有相同或是相異的意思。高認為語言文字「最後是要相通」,所以若能將當時,各國製編的滿文字典進行比對、研究的話,一方面可溯其本源,一方面可知哪些文字未被收錄。

前中國邊政協會秘書長劉學銚於是推薦,清朝中期乾隆末年編成的《御製五體清文鑑》供研究參考。畢竟,「這個多語國的研究工作一旦完成,可說是一個文化大事業。」

▲《滿和辭典》內容。(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拍攝)

▲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左1)、廣定遠教授(右1)與台日學者進行交流。(照片來源:台灣英文新聞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