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企業倫理」看620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事件

工會成員把自己看得太偉大了

  2470

(來源 台灣英文新聞)

現在的民主國家,都會要求企業(公立的、私立的、營利的、非營利的),應該要有「企業倫理(Business Ethics,BE)」、要有「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也就是說,就道德或意識形態面向,要求政府、股份有限公司、機構及個人,有責任對社會作出貢獻。現今的科技與網路運用對於人們的生活影響劇烈,尤其是大型企業營運是否正常化,對民眾的生活、整體社會秩序與國家的影響更是深遠,因此,企業的營運活動是否合乎倫理道德的標準也愈來愈受到各界的重視。

企業的營運正常化,必須檢視其所面對的「利害關係人」。所謂的「利害關係人」是指所有可以影響、或會被企業的決策和行動所影響的個體或群體,包括但不限於:員工、顧客、供應商、社區團體、母公司或附屬公司、合作伙伴、投資者、股東、或國家。

長榮航空公司的「利害關係人」有10類:員工、旅客(客戶)、供應商、投資人、合作伙伴、政府、社會大眾、媒體、及資方經營人、「『國家』形象」等。從航空公司的經營角度看來,國際型企業的長榮航空公司,永續的面向可以歸納有7大類重大性議題:飛航安全、勞資關係、客運服務、風險管理、品牌形象、供應鏈管理、環境永續等。

620長榮空服員罷工事件,工會成員把自己看得太偉大了,竟然對難以替代的「航空旅行」採用「腦殘式突襲罷工」,為了罷工而罷工,玉石俱焚想挾持資方就範,卻讓大批國內外旅客沒有緩衝時間,工會成員甚至持續以「政治性」操作想要博取媒體、社會大眾的同情;難怪多數的社會評論之結論是「資方沒贏、勞方慘輸」、「勞資心結深、員工間分裂」的可憐後果。

為什麼說「工會成員把自己看得太偉大了」?例如,都已經與資方簽訂罷工協議,而在當長榮航空內部朱姓機師在臉書留言:「我辛苦的妹妹們,現在抨擊你們的人,都記下來,以後記得有special meal(特別餐)要送上」時,工會不但沒有自省檢討與疏導,還大肆抨擊長榮航空基於「破壞飛行安全、減損公司形象」的記兩大過並免職處置。工會這樣的鴨霸與惡狀形像,怎麼可能贏得社會大眾與旅客的同情呢!

此一事例,工會今天凌晨發表聲明,內容表示,長榮航空做出最嚴重剝奪工作權的懲處,機師工會第一時間已著手全力協助當事人,將於14天內進行申訴救濟,待後續再次調查。

此一事例,工會抨擊說:長榮航空僅依該員過去發言脈絡,或有同情空服員罷工及批評公司管理處置不當等情事,即以「破壞飛行安全、減損公司形象」為由,做出最嚴重剝奪工作權之懲處,明顯違反勞動法根本原則-「解雇作為最後手段」之比例原則。

真是奇怪的邏輯,空中的「生命安全」可以有比例原則嗎?又不是在算命,算出一個人尚有多少餘命;這種「送上special meal(特別餐)」的言論,不要說說的對象是飛機上的機長等公司內部同儕,縱然說的對象是旅客也是要不得的;當此20天的罷工、損失30億元、台灣國際形象破損之際,可以這樣開玩笑嗎?以6/20下午的立即2小時罷工的「玩笑」來看,一般人會相信那個說法是會真的執行的。

酷暑夏季的這20天罷工,令太多的「利害關係人」遭受慘痛經歷,至今雖然罷工落幕,但是仍然有諸多「利害關係人」陷在噩夢中,特別是工會幹部的官司惡夢才要開始。看起來620罷工事件的教訓,不僅是資方要有「企業倫理」、「企業社會責任」的認知,企業的員工,特別是工會幹部,也應該比照大學商學院學生必修「企業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