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AI世界的奶頭樂 人類生活的再省思

  228

照片來源:pixabay

隨著AI科技的普及,人類的生活將受到不少的衝擊,AI應用的人性化逐步改變人們對AI的需求,同時將因過度依賴而忘了生活的核心價值為何?在這樣的環境下,是否會擴大「奶頭樂」程度呢?

奶頭樂理論產生於1995年9月27日至10月1日,在美國舊金山的費爾蒙特大飯店召開了一個高度保密的會議,「世界現況論壇(State of the World Forum)」也稱舊金山費爾蒙特飯店會議,參加的人有蘇聯前總統戈巴契夫(Gorbachev),及當時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些政治家、經濟和科技界人物,包括老布希(Bush)、柴契爾夫人(Thatcher)、索羅斯(Soros)、比爾蓋茨(Bill Gates)等總共500多人。

「奶頭樂(tittytainment)」,由英文「奶頭」(titty)與「娛樂」(entertainment)兩個字組合而成,並被翻譯成「奶頭娛樂」或「奶嘴娛樂」。這個名詞是由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在1995年時提出的概念,其意涵泛指讓人容易上癮、低成本、容易滿足的低俗娛樂內容。此字的討論動機是由於科技進步,生產力不斷上升,最終會使得大部分人不用工作。為了讓沒工作的人群有事作,而不會無所事事、憤怒社會不公不義,進而造成社會動盪,所以要用大量的娛樂活動填滿他們的生活,如:電視和遊戲(現在還增加網路、手機)。而過度沉迷於娛樂的生活,會忘記不公平的環境就稱為奶頭樂。從統治者觀點可用來避免不同階層之間的利益衝突,希望「奶頭樂」可以轉移其注意力和不滿情緒,讓沒工作的人群更能接受或忘記自己的處境。

由於奶頭樂的概念,部份人士認為對人民實施奶頭樂,可以有效緩解日漸加劇的貧富差距帶來的階級衝突。他們可以只對有爭議的內容進行管控,而放鬆管控其他低俗內容、綜藝節目,只要不會撼動管理階層的利益,都可以讓其自然發展成為滿足人民的奶頭。奶頭樂可以分為兩類:

1. 發洩型:色情產業、政論節目、選舉造勢、暴力網路遊戲、社群媒體等。

2. 滿足型:報導無聊事物、廉價品牌、商品優惠、視聽娛樂、社群媒體等。

有趣的是,除了管理、權利階級獲得好處外,商人也可從中獲得利益,人群也可從中獲得快樂,進而讓奶頭樂在沒有阻礙的環境下不斷生長。既然每個族群都得到好處,那壞處是什麼?壞處是使社會大多數人著迷後,無心挑戰現有的統治階級。並且奶頭樂過度發展,也可思考為社會壓力大的寫照。

奶頭樂的論點並不新穎,早在赫胥理(Aldous Leonard Huxley)的小說-《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就已經提到管理階層用各種娛樂、各種方式來滿足並麻痺各階層。如:條件制約(Conditioning)、催眠、睡眠療法、古典制約等科學方法,嚴格控制各階層人類的喜好,讓他們用最快樂的心情,去執行自己一生已被定義的消費模式、社會階層和崗位。而真正的統治者則高高在上,一邊嘲笑,一邊安穩地控制著制度內的人。社會的目標是「共有、統一、安定」,而安定就是奶頭樂的目的。

不管是美麗新世界型態的奶頭樂,還是布里辛斯基提出的奶頭樂,兩者的差異是,前者在科技極度發達,連反抗都不反抗,已經洗腦完成的奶頭樂;後者則是在科技快速發展的過渡時期,造成不時反抗的奶頭樂。但不論在哪一個社會情境,奶頭樂都會讓人民變笨。

同時我們可以思考台灣近年常使用一個諷刺新名詞「小確幸」(備註),其實這就是奶頭樂。只是提出時台灣的資訊與網路不甚發達,大家並沒有注意到國外已有人提出類似的概念,故沒有產生警覺性及引起太大的聲浪。而且在近年來「小確幸」已經成了年輕人的無奈之舉,認為社會、國家不能給、也不想給真正的公平、正義,一直不斷的相對剝奪。許多年輕人的想法是「大幸福無法擁有,只好轉向小確幸了」,殊不知這已經接近「除了等死,還是等死」的想法。即便有部份人醒來想反抗,但又由於管理階層的逼迫,以及太多人在享受有限的小確幸奶嘴,如:網路、手機遊戲、媒體、綜藝節目等,實在難以成功推翻錯誤的奶頭樂社會。

台灣如果要避免邁向不公平正義的世界,大家要認清奶頭樂的本質,因為人類的天性就是會想掌控權力,進而產生階級制與奶頭樂的環境。我們要避免被操控而不自知,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過度沉迷於奶頭樂,要多讀書並邏輯思考政府政策、周遭環境等是否有問題,以及不要偏信媒體、網路,要多方比較及驗證對錯。

備註:小確幸是指微小而確實的幸福,由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