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又新專欄 – 美國對氣候變遷觀點的轉變

  321

照片來源:pixabay

現任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的選舉期間,曾表示氣候變遷是一場騙局,更多次揚言上任後會退出《巴黎協定》。當選之後川普雖改稱氣候變遷不是一場騙局,但他仍不相信人類活動為造成氣溫上升的主因,更兌現競選承諾,美國於2017年宣布退出《巴黎協定》。

不過設計《巴黎協定》的專家們也不是省油的燈,早就預想到會有國家退出,因此也有制衡的機制。根據《巴黎協定》第28條規定(註1),簽署國在締約生效日起三年後,才能發出面通知退出協定。且在提出申請一年後,才能正式生效,因此需要四年的時間。換句話說,美國要退出《巴黎協定》也要等到2020年11月(註2),那時川普的任期也差不多結束了。

不是只有川普不相信氣候變遷,川普上任後更找了氣候變遷懷疑論者普魯特(Scott Pruitt)出任環保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署長,普魯特比較傾向能源產業,加上川普政府的這些大法官及官員都是比較保守派的,因此美國在氣候變遷的政策上很難有所行動及作為。

然而最近有些變化,美國出現兩種聲音,一是由3,333位美國經濟學家連合簽署的公開聲明,呼籲美國開徵碳稅,以應對氣候變化,並將稅收直接返還美國公民的「碳紅利」政策。簽署者包含4名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前主席、12名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前主席、2位前美國財政部長及27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經濟學家們相信,碳稅是成本效益最好的減排手段,利用市場機制取代低效的碳排放法規。

二是美國紐約州眾議員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提出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明示氣候變遷威脅迫在眉睫,為對抗氣候變遷問題,具體設定了因應目標(Green New Deal goals),希望在2030年時達成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綠色新政一提出便造成轟動。

美國為全球第二大碳排放國,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總量的14%,若美國在應對氣候變遷上沒有作為,其他國家也不會積極的去做。前面提到美國這兩種聲音雖然立場、出發點不同,所提出因應做法也不一樣,但若為了崇高的理想,能夠彼此妥協,是件好事。且不只對美國,對世界是很有影響的。美國若能將「碳紅利」與「綠色新政」成功結合在一起,是有能力成功推廣到全世界的。美國的作法很簡單:提供「紅蘿蔔」,也祭出「棒子」。紅蘿蔔就是技術,美國擁有先進的技術,可以技術輸出幫助開發中國家,或是比較落後的國家;棒子則是課邊境稅。邊境稅可根據進口商品的碳排量依照比例來抽稅,這些一來企業為避免失去競爭力,自然會去重視碳排放量。兩種作法都足以影響世界,為氣候變遷做出貢獻,令人期待。

(註1)維基文庫巴黎協定UNFCCC Paris Agreement

(註2)《巴黎協定》簽署日為 2016年4月22日,生效日為 2016年11月4日。因此美國最快要到2019年11月4日才能書面提出退出申請,且要一年後,至2020年11月才能正式生效。

台灣英文新聞Taiwan News 林靜怡/編輯整理,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授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