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上下交征利 獨董成官場競逐之退休肥缺

  197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 (來源 中央社)

國泰金最近改組董事會,將董事席次由十席減為九席,另增加一席獨立董事,由三席增加為四席。國泰金獨董當選人為苗豐強、魏永篤、王儷玲、吳當傑。苗豐強、魏永篤是民間人士,擔任獨董,較無爭議,但是,吳當傑、王儷玲曾經擔任金管會副主委,退休後領有國家高額的退休金,是否適合擔任曾經是自己監管對象的上市公司,就備受爭議了。

獨董制度的設計,當初就備受爭議,曾任大法官的賴英照,就為文批評,獨董真能獨立又懂事嗎?真的比得上傳統的監察人制度嗎?恐怕未必。首先值得探討的是,政府高官離職後,是否應該利益迴避,不宜到上市櫃公司擔任獨董,尤其是曾經他們主管的業務範圍內,擔任待遇豐厚,人人稱羡,權責不符的獨董職務,更是不妥。

吳、王二人當初的金管會副主委職務,正是高度監管銀行、保險、證券等金融市場業務,尤其國泰金受到金管會監理,是無可爭議的事實。既然如此,吳、王二人離開金管會後,到國泰金擔任獨董,從此以後,金管會現任官員,誰還敢監理國泰金呢?難道不應該利益迴避?金管會現任官員,面對老長官,又要如何獨立行使金融監理的職權呢?

其實不只是國泰金聘請退休的金管會高官,擔任獨董失當,長期以來,獨董這個職位早已成為官場競逐的退休肥缺,上市櫃公司也樂得找來退休高官當門神,至於這些獨董,是否真正獨立又懂事呢?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正因為如此,才會有退休的行政院長,到上市公司擔任獨董,年領千萬元以上待遇,而這些上市櫃公司,有了大門神之後,財金部門,誰還敢依法行政呢?不只院長級的人物樂當獨董,部、次長級,乃至局、處長,甚至業務管得到上市、櫃公司的主管人員,都以退休後,到上市櫃公司擔任獨董,為最大職志。

這樣上下交征利的引誘下,金融監理,恐怕只淪為名詞而已。

曾經有一位金管會主委,離職調任櫃買中心董事長後,照樣偷偷摸摸擔任上市櫃公司獨董,直到被媒體揭露後,才不得不辭去獨董職務。獨董美缺,不只高官垂涎,學界也不遑多讓,有國立大學會計系教授,一人獨攬四個上市公司獨董職務,年領二千萬元高薪,教授職務,反而成為兼差。這位教授,忙碌於上市公司應酬交際之中,如何兼顧教學及研究品質呢?令人懷疑。

也有獨董,連私人交際應酬、買衣服等私人用品,也拿來公司報帳,如此獨董,又如何獨立又懂事呢? 獨董制度當初從美國引進時,就曾引起學界相當大的爭議,不僅增加企業界沉重的負擔,而且提名權是在企業的董事長,更造成政、學界以權謀利,鑽營競逐的歪風,更直接敗壞官箴,破壞國家體制。

獨董、獨董,真該好好檢討,究竟是否有存在的價值,監察院也該好好調查高官以權謀位的歪風,以整飭官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