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台灣的教育很政治

  294
司徒文

司徒文 (來源 中央社)

擁有30年資歷的美國資深外交官司徒文(William Stanton),在卸任前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後,曾擔任台灣清華大學亞洲政策中心首任主任、清華大學副校長(負責清大全球事務)等職;去年到台灣大學當客座教授,聘約將於今年七月底屆滿。

據報導,台大日前僅以一通電郵告知擬不再續聘云云;除當事人司徒文大感錯愕外,更有台大教授質疑,因司徒文過去有多次批評中共之言論,或許台大當局怕觸怒中國致有不續聘之舉。

台大也好,台大們也好,要聘任一個客座教授,可以有一百個理由(諸如學術地位與學者風範、指導啟迪研究生功力、開拓產官學人脈關係等等),但只能做不能說的是:任何理由都沒有比「政治正確」更重要;反之,不續聘一個客座教授,也可以有一百個理由(諸如論文造假、研究經費舞弊、學生反映不佳、教學不力、學校研究轉型與人力調配等等),但同樣只能做不能說的是:任何理由都沒有比「政治不正確」威力更強大!

其實,司徒文教授一不懂得台大任職的同時跑到大財團當獨立董事、二不懂得台大任職的同時跑到台灣其它大學兼職兼課、三不懂得台大任職的同時跑到中國廈門大學、華中科技大學、西安交通大學等等等等兼職兼課,可見個人知名度缺缺、學術造詣根本不夠看,自己不懂又不懂得「見賢思齊」,學學管中閔校長到處兼職兼課。這麼不上道,客座期滿不再續聘,外界有啥好大驚小怪的?

台灣的教育界,說是政治一百分、教育零分,當然太言過其實;但是,說是政治零分、教育一百分,也絕對是在睜眼說瞎話,其誰能信?至少,可以說:不是政治大學校長的「政治校長」,應該是大有人在的!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