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六四大屠殺30週年 台灣人應做什麼

  407
照片來源:美聯社

照片來源:美聯社

本週最大的事情是6月8日民進黨總統初選舉辦的電視政見發表會及高雄市長韓國瑜在花蓮的造勢活動。在國際大事方面,今年適逢六四大屠殺30週年,中國北京天安門事件。美國政府已經正式將中國北京1989年6月4日發生的天安門事件,定調為大屠殺。另一件則是美國國防部最近發表的國防安全報告,將台灣列為國家。新聞評論者評美國川普政府,此舉在挑戰中國的「一中政策」底線。對於像我這樣的台獨工作者而言,最重要的是我們接下來應該要做些什麼,才可以把台灣獨立建國的工作更務實的往前推動。

過去3年,我一再提出應該要用公投來推動台灣正名,例如2016年12月24日在《台灣英文新聞》的〈時評〉發表了一篇名為「雙公投案 台灣正名 突破一中」的文章並提出兩個公投案:

1. 你是否同意「公民投票法的修正原則為:增列 憲法原則之創制」。

2. 你是否同意「為了符合國際現實、突破外交困境、我國自本案通過之日期起,更名為『台灣』」。

一年後,2017年12月17日在同一新聞平台的又以「公投鳥籠已破、修憲正名租港、台灣振翼高飛」為題並指出,除了上述這兩個公投案之外,再以「你是否同意將高雄左營軍港租借給美國使用,為期99年」提出另一個公投案:。關於台獨建國的議題,我總共提出了三個公投案。另外,以我目前也是「廢核再生公投」案的領銜人,未來將提出核四廠場址變為再生能源電廠場址的公投案。

如今國際情勢大好,我們應該要積極推動上述三個台獨建國的公投案。而在討論如何推動之前,我想對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事件後,台灣與中國間、官方及民間的一些做法,提出我的批判。

1989年64天安門事件之後,西方國家因為天安門的大屠殺而開始對中國提出了經濟制裁。大屠殺下令者鄧小平同時也是中國所謂「改革開放」的推動者。當時,中國最需要的是資金及技術的進入,而在日圓升級帶動了台幣升值的情況下,再加上當時林正杰等人所推動老兵返鄉運動等等的推波助瀾,使得台灣的一些企業包括大企業及中小企業,在「我們都是中國人」的錯誤認知之下,加上語言溝通的方便性而大量進入中國,這也造就了中國接下來二、三十年的快速經濟發展。然而對台灣來講,正需要產業升級的時段,這些企業卻選擇外流到中國去「產業留級」,用既有的機器、技術,到中國再圖個3年到20年的發展。也使得台灣這二、三十年來的薪資凍漲與經濟發展停滯。

這是過去30年台灣政府引導無力、企業大膽西進發展造成了今日的苦果,應該要提出檢討批判的。尤其是目前中美的貿易戰引發的技術戰,台灣被迫要選邊站時,一定要弄清楚過去這一段歷史,並記取教訓。

因此,我認為目前台灣最重要的政治議題是,台灣與中國的切割問題。也就是以韓國瑜為代表的「一中各表、一國兩制」以及蔡英文代表的維持「中華民國台灣」現狀,要努力去突破。這任務將是民間「務實台獨工作者」的。

如何突破國際現狀?我認為用全民公投的方式,可以得到認同民主普遍價值的美國及國際社會所接受。也就是說接下來這四年,尤其是在川普任內,台灣的台獨工作者一定要把握時機,推動「台灣正名公投」。既然包括賴清德、施明德等人一向都認為在國際上台灣已經是一個實質獨立的實體,但是他們認為不需要宣布獨立,賴清德上週也提出修憲恢復閣揆同意權議題。

而我認為,至少要先以公投的方式得到正名之後,修憲議題才有意義。例如在1997年李登輝及許信良所主導的修憲時,我們就曾經做過「我是歷史罪人、我反對雙首長制」的T-shirt來反對目前施行的所謂「雙首長制」。而這20年來,我們也看到雙首長制的種種弊端,因此推動修憲使台灣或者變成純粹的總統制或者變成純粹的內閣制,是下一階段的任務。然而在這之前,一定要先完成台灣在國際之間取得國際社會參與權,受到國際社會的尊重的「台灣正名公投」。

不管本週的民進黨總統初選民調結果如何,希望自稱為「務實台獨工作者」的賴清德,也能夠跳下來與我一起來推動,讓台灣獨立建國往前走一步重要的「台灣正名公投」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