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民調公正性」,將決定「民進黨 生死」

根據GIGO 原理,「民調公正性需要質疑」是一種負責任追求準確性、真實性該有的過程

  960

「Garbage in, garbage out:GIGO」垃圾進/垃圾出,廢料進/廢品出,是電腦科學與資訊通訊技術領域的一句慣用語,說明在資料處理與數據分析時,如果將錯誤的、無意義的資料輸入電腦系統,電腦自然也一定會輸出錯誤、無意義的結果。同樣的原則在電腦應用外的其他領域也是一樣的。

近來沸沸揚揚的選舉民意調查,因為樣本抽樣調查方法,除了室內電話之外,也納入手機。根據GIGO 原理,「民調公正性需要質疑」是一種負責任追求準確性、真實性該有的過程。選舉民調的進行,概分為下列步驟,而且各步驟內容應以書面文件提出,在民調執行前提交「執行計畫書」,民調執行後提交「結果報告書」:
(1) 進行民意調查的動機與目的為何?
(2) 調查方法設計與其驗證方法確認;有明確的投票過程(如各張選票的投票、與統計、推估等情形)的驗證方法,才有「明調公正性」可言。
(3) 依據調查方法執行調查。
(4) 依據驗證方法驗證調查結果。
(5) 公布調查結果。

目前2020台灣總統民進黨候選人初選,蔡英文與賴清德的競爭日益激烈,眾多民進黨前輩與粉絲,擔心「民調公正性」,將決定「民進黨 生死」。因為沒有「民調公正性」,就無法讓台灣民眾相信民進黨仍然堅守「民主價值」,在總統大選時就不會投票支持民進黨的代表人;因為沒有「民調公正性」,就無法準確選定可以贏得總統大選的代表人。

「選舉抽樣調查」是一種「非全面性調查」,它是對全體投票人中,抽選一部分投票人進行調查與資料蒐集,據以對全體投票人的投票特徵作出估計和推斷的一種調查方法。

2019/3/20 民主進步黨總部網站公布發言人周江杰之【民進黨民調向來公正客觀,絕無某特定媒體的錯誤指控】,其中清楚說明「初選民調機制,依照黨內『公職提名條例』之規定,總統初選採取全民調方式,民意調查採多家多次調查進行,並開放參選人或其指派之人現場監督」,其詳細要點包括:
1、黨中央業已成立由四位客觀專業之學者專家及秘書長組成的「初選民意調查委員會」,負責督導民意調查作業,並受理及仲裁初選民調相關爭議。
2、民進黨初選民調的抽樣,民調中心以中華電信公司2018年4月前登錄發行的住宅電話資料,作為初選民調抽樣母體,且不做尾數隨機,使用SAS統計程式軟體建立一套「電話號碼抽樣程式」,依照每本電話簿涵蓋之行政區公民人數比例,進行隨機抽樣。
3、總統初選民調執行前,抽樣母體資料庫及抽樣程式皆經過民調委員會及各初選參選人團隊指派之代表查核。確保參選人既無可能以新申設市話方式作弊,同時號碼抽樣也絕無恣意加入或剔除的可能。
4、民調執行當日,會由初選參選人指派之抽樣觀察員見證下,執行抽樣程式,將所需要的樣本抽出,並將樣本檔燒錄在光碟中,經抽樣觀察員簽名後封存。各民調單位拆封樣本光碟、將樣本匯入電訪系統之流程皆在候選人指派之執行觀察員見證下進行。
5、所有抽出之電話樣本皆另有燒錄光碟封存可供日後查證比對。
6、若有人近期內大量申裝臨時電話,這些臨時號碼無法進入本次初選民調的電話抽樣範圍,排除不必要的干擾介入,防弊機制更為嚴謹。

檢視前面之「2019/3/20 民主進步黨總部發言人周江杰之民調說明」,現在驟然加上該說明中所沒有的「手機調查方法」,民進黨應比照依該說明,逐條說明「手機調查方法」讓台灣民眾週知是必要的。

總之,所有對「民調公正性」的質疑,都是為了民進黨的未來發展所著想。民進黨要能永續發展、立足台灣,持續民主進步的黨魂,此次總統初選的「民調公正性」就一定要做到,並且樂於接受公開的最嚴格檢驗;這是台灣歷史上最重要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