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主筆室〉韓國能台灣為何做不到?非現金支付瓶頸必須突破

  333

韓國能,為什麼台灣做不到?金管會近來公布最新國內電子支付使用人數,首次破500萬人,雖然人口有明顯增加,但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日前坦言,2020年底前要達電子化支付占民間消費52%之政策恐將「跳票」,最主要問題是民眾消費習慣難改變,許多商家仍不願使用也是瓶頸。

韓國與我國諸多經濟條件與商業模式類似,但非現金支付比重逾77%,冠全亞洲,我國也非推不可的重點不在於有沒有必要,而是政府是否願意跳出主導,創造出另一塊從上到下游的新創產業鏈,協助國內就業轉型與創造新商機。電子支付「卡關」,單靠金管會採取政策鼓吹方式,如今似已不管用,行政院應出面主導召開跨部會議,由各部會共同開會協商解決辦法,如此才能讓台灣真正邁向「科技島」。

台灣非現金支付出現瓶頸,很多人都認為是ATM遍布,民眾取得現金方便,加上手續費低廉,很難立刻改變使用習慣;加上仍有很多攤販,甚至是中南部店家,偏好收取現金,尚未導入電子支付方式。以信用卡為例,店家須裝設刷卡機台,又要付給收單行一筆手續費,等於增加額外成本,造成普及困難。顧立雄坦言,我國非現金支付比重2018年底拼到38%後就「卡卡的」,數個月來呈現停滯,成長已遇「瓶頸」。

但就商業模式與我國類似的韓國為例,銀行、ATM同樣遍佈各地,信用卡普及率高達90.2%,人均信用卡持有數1.91張,商業活動同樣攤販眾多,但數年間韓國的電子支付發展卻是一日千里,由現金轉變成以信用卡支付,再到以智能電話支付成大趨勢,韓國本地人用信用卡或手機付款絕不足為奇,甚至比現金付款更平常。電子支付成主流之際,其市場競爭亦變得日趨激烈,這背後也意味著有更多商機存在,對經濟活絡助益更不在話下,連韓國政府亦推出新產品加入市場中。

韓國政府今年推出一款類似移動支付應用,名為「零支付」(Zero Pay),旨在調低小商戶和店主銀行卡支付手續費率,儘可能讓費用近於零。為鼓勵更多消費者使用「零支付」系統,韓國政府承諾將為使用該平台消費者減免40%所得稅。韓國的非現金支付使用率冠絕全亞洲,達到77%,政府如今都還不遺餘力的推陳出新。

金管會官員曾指出,南韓政府就是透過租稅優惠手段才能快速推廣電子支付,一方面讓民眾可從消費金額折抵所得稅,另商家受理電子付款也可扣抵營業稅;以南韓經驗為例,稅收是不減反增,主因是減稅有助帶動消費,且抑制地下金融交易,當交易透明度提高,自然有助稅收成長。

既然金管會都知道韓國推廣電子支付的竅門是什麼?那台灣政府帶動電子支付的方法在哪裡呢? 反觀我國雖然也很立了目標推動,看似有積極推廣電子支付行動,但對民眾及商家來說都是「口惠實不惠」,不禁讓人質疑「韓國能、台灣為何不能呢?」 台灣推廣電子支付的政策牛肉到底在哪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