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的「安內和外」vs 國民黨的「兩岸『和平協議』」

  375

昨(31)日有兩則對比強烈的新聞。一是民進黨總統初選候選人、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受邀至淡江大學,在淡大書卷廣場進行露天演講,賴清德說:「台灣應該反對中共的和平協議,堅定地站在民主陣營」。另一則是中國國民黨籍苗栗縣議員鄭聚然,對於先前苗栗南庄國中接受中國企業捐款60萬元經費的統戰疑慮辯解,直白地說:「不管誰統戰,誰給我錢就是老大、就是爸媽。」

賴清德近來對於台灣未來的國家發展,有相當多明確可行的陳述。除了「和外安內」,他也指出「協助中國民主化,才能確保台灣與亞洲區域永久和平」。「和外」,也就是台灣堅定地站在全球民主陣營,包括美國、日本、印度、澳大利亞、歐盟等各民主國家,分享共同的民主、自由、法治的價值。賴清德認為,台灣要善用美國的「印太戰略」,並且不畏艱難扮演積極的角色,因為台灣位處於「共產赤色政權」外溢的「第一島鏈」中的主要關鍵位置,台灣所有作為都為了維持兩岸和平與亞洲區域和平,而且當台灣站穩了、「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持續落實,各種國內和平安全、國安作為也都兼顧到了,人民才能夠安居樂業,此外,台灣也應該對中國與中國人民伸出友誼的手,結合與民主陣營共同協助中國民主化,讓中國的人民也可以接受、享受民主的制度。

賴清德認為,唯有堅持「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台灣海峽兩岸未來才會有可以預期的、長久的和平,如果只是主張與中共「和平協議」,或贊成統一,這都不是維護兩岸和平的有效方法。

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使用美麗的名稱「和平協議」,作為取得台灣政權的指導原則,期望透過「和平」詞藻,洗腦台灣人,騙取選票以取得政權,進而可能接受中國統一。
「和平」的達成,若不是互相尊重、協調退讓地「雙方平等」相處,就是一方忍氣吞聲、小癟三地接受鴨霸的另一方。請問:中共會讓台灣與其平等地位、讓台灣人雞婆推廣「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來影響中國人而造成中共政權的崩解嗎?還是台灣人可以天真地想像,台灣(中國國民黨)會是鴨霸的一方而中國(中共)是小癟三那一方呢?

宣揚透過協議,想要中國與台灣得以「和平」,是指目前中共與台灣得以和平相處。台灣除了農產原料以外,極度缺乏天然資源,因此台灣需要大量多元的「國際貿易」,可是中共卻全面性任意以骯髒手法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台灣的「中國國民黨」與「統派」則以屈服方式,認為聽命中共就是了。可是台灣人民也是人,台灣屈服中共,就會像中國人一樣,必須接受中共的管理三法(治理三步驟):
步驟一、「養飽人民,以避免造反而動搖統治階級」。台灣人民首先被以「養飽」特種手法,讓人感覺有被養飽,也就是讓多數人有「僅止於被養飽的感覺」。自1949年由中國共產黨(簡稱中共)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國)」以來,因為中共一系列經濟政策的失誤,及發生文化大革命,導致中國經濟發展嚴重落後,在極權專制體制下,中國人民除了缺乏「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社會環境,也身處於短缺的物質生活環境。1978年中國實施「改革開放」,中共提出一系列經濟改革和措施,期望「養飽10億人民」,當然,最快的方法莫過於「搶奪資源」,使用強盜、間諜竊取、山寨文化等手法則屬必然,為了加速養飽大多數人,中共近年來也有跡象擴大收編民企,並以變相的國企兼併民企,吞噬民營經濟。然而,中共不可能獨厚台灣人,但是長期生活在「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台灣人卻對於「被養飽」的要求,並不同於14億餘中國人的,那台灣人會怎麼辦呢?
步驟二、「洗腦人民以避免動搖統治階級」。採用「愚民手法」,讓人民無知如寵物。例如,也將台灣人納入中共建構的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中,監管台灣人在互聯網(Internet)上的行為,讓台灣人若要介接世界,了解完整的世界面貌,須要「翻牆」,以突破該「防火長城」的互聯網網絡審查,才能瀏覽境內外被中共操弄封鎖的網站或網路服務;接著,中共的監管科技加大研發,台灣人也將享有「人臉辨識(Face recognition)」、「聲音辨識(Voice recognition)」、「步態辨識(Gait recognition)」、「中國腦計畫之腦控技術」等的監管與迫害。
步驟三、「恐怖鎮壓人民以獨享政權」。看看中共對1989年「六四事件」的拒絕反省與道歉,台灣人也將享有沒有「公開、公平、公正」以及「暴力鎮壓」的專制統治。

台灣想與中共簽署不平等的單方面「和平協議」,其實是短視、矇騙台灣民眾、鴕鳥心態(對鴕鳥抱歉了,因為這樣說比較易懂,其實鴕鳥把頭壓低到地面,是為了模仿成一叢灌木以匿踪)。因為看看香港「一國兩制」結果對於香港人之悲慘,更不用講統一的結果會成為什麼樣的後果了。
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的人,容易有「和平協議」的迷失,有「給錢就是爸媽」、遇到中共就變了性的心態行為,也就不怎麼稀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