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台灣選舉的冷靜觀察

  617
(圖片來源:台灣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官方臉書)

(圖片來源:台灣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官方臉書)

2014縣市長大勝的民進黨,2018卻兵敗如山倒;2016輕易贏得總統寶座與國會超過六成席次的民進黨,2020的選情卻讓人冷汗直流。

兩任台北市長下來的郝龍斌,跑到基隆卻連選個立委都鎩羽而歸;號稱跟習近平、普丁都握過手、照過面、對過話的宋楚瑜,身價不但沒有因而水漲船高,在後來的選戰中,氣勢反更不堪;馬英九與習近平2015年11月7日世紀大會面七十天後,中國國民黨照樣輸掉總統寶座,立法院更從64席慘剩35席!民主浪潮翻滾之巨之高、鐘擺效應之快之大,政治明星退燒之急之速,都超乎以往想像。

出現這樣的選舉結果,看似毫無章法,其實,還是有脈絡可尋!

脈絡之一是台灣因素:是台灣在選舉,投票的也是台灣人,能得到台灣人的認同與支持才是正辦!斯土斯民,不是選舉時才拿來說嘴的,而是平常就要念茲在茲,而且是念茲在茲的第一優先才對!老實說,對兩大政黨選舉時都言必稱台灣、人民,選後,雖然打混的嚴重程度有差、分贓的難看吃相有別,但同樣置台灣前途、人民福祉一邊涼快的「政黨文化」,台灣的選民顯然已深惡痛絕。

選民已經用選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告訴不長進的政客們,政黨往往不是被敵對政黨打敗,而是被自己打敗的,2014、2016如此,2018亦復如此!有識之士想方設法的,是現在進行式的2020不要歷史重演!

現代選民已愈來愈沒有耐性而流行在激情與絕情之間快速轉換、政客的賞味期已愈來愈短,想綁架選民、要支持者含淚投票的白日夢境變實境的困難度已愈來愈高!由於台灣的兩大政黨都還沒有跳脫堕落的「政黨文化」泥沼的魄力與智慧,逼得選民只好無奈地在兩大政黨間一再快速擺盪,想由而敦促醬缸的政黨文化自動(或被迫)徹底改頭換面。

脈絡之二是中國因素:「兩岸關係」可載舟,更可覆舟;在中國(共產黨)一黨專制、(習近平)個人獨裁的現狀沒有全面翻轉之前,再多夢幻,說穿了,最多也只是天邊的彩虹,斯土斯民才是真實的存在!不自欺欺人的都知道,離開腳底下這一塊土地,離開身邊這一群人,熟悉、珍惜的自由、人權、民主、尊嚴(甚至於較低層次卻更現實的個人身家財產、退休年金等),也勢必跟著離開而一無所剩。

職是,政黨與政客想跟中國拉關係、搭友誼的橋梁,那還好,也有市場;把中國牌當唯一的王牌打,把所謂的「兩岸關係」當成台灣對外舞台的第一優先(甚至於全部),想挾兩岸論壇、國台辦、中聯辦以自抬身價,毫無疑問就踩到國人的底線,選民只怕會用手中的選票當煞車!此所以韓國瑜走進中聯辦後,在美國還是要來上一句「國防靠美國」加以平衡道理之所在。其實,中國刻意的加持與關愛眼神的明助與暗助,是票房保證還是票房毒藥,從1996以來的選舉不難看出端倪。政客想把台灣推入中國火坑的企圖,除非用不露任何破綻的高明騙術,否則,選民是不會束手就縛的!

2020大選已吹起號角,兩大政黨都出現明爭暗鬥的機鋒,也都出現抗拒初選的重量級「候選人」;更讓人傻眼的是,兩大政黨在初選階段,不約而同上演荒腔走板、醜態百出的戲碼。看看二戰英雄邱吉爾「酒店關門我就走」的豁達風範與氣度;看看釋放黑人精神領袖曼德拉、取消種族隔離政策、並與曼德拉共同分享1993年諾貝爾和平獎,隔年又以交棒總統之姿,出任曼德拉總統副手的南非最後一位白人總統戴克拉克,吾人肅然起敬之餘,忍不住想問:台灣,那一天才能出現像邱吉爾、戴克拉克那樣的政治家?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