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宜公路庫房 深藏地球孤本毛澤東親筆詩詞

  111
毛澤東這首親撰詩詞堪稱「地球孤本」,書寫在宣紙上並落款。這...

毛澤東這首親撰詩詞堪稱「地球孤本」,書寫在宣紙上並落款。這... (來源 中央社)

重型機車狂飆的北宜公路邊有間調查局特藏室,書庫內珍藏民國時期毛澤東親筆詩詞孤本,以及對日抗戰三階段論與打臉中共「七二一方針」等歷史原件,堪稱反共國家寶藏。

法務部調查局前身是中央調查統計局,當年肩負蒐集中國共產黨發展的情報工作,而老幹員們深入「敵後」蒐集的文件資料,日後隨著國民政府輾轉運到台灣,現存放在北宜公路旁的青溪園區。

毛澤東這首親撰詩詞堪稱「地球孤本」,格律取自南宋詩人李唐作品,書寫在宣紙上並落款,墨跡原文:「雨裏孤村雪裏山,看時容易畫時難,早知不入時人眼,多買朱砂畫牡丹」。看似簡單文句,背後反映出當年毛的鬱卒心境。

特藏室研究人員指出,這首詩是當年主張農村包圍城市本土路線戰略的毛澤東,寫給「西行漫畫」作者陳叔亮的書序;有趣的是,另一篇書序則是當時正走紅的國際派王明(陳紹禹)所寫。

這首詩描述進村子裡時還飄著細雨,跟白雪皚皚遠山形成一幅意境飄渺的黑白色世界,但人們不喜歡黑白世界、也很難畫,且人們更喜歡富麗繁華。亦即,毛藉此隱喻共產革命在當時仍是黑白世界,不為人所喜。

最後一句的借物譬喻也很絕妙,研究人員說,「朱砂」可以解釋為象徵紅色革命,而「牡丹」在中共建政後,則成為國花的花種選擇之一。

對於這首毛澤東詩詞裡未曾出現的手稿,研究人員在去年5月發現後,十分慎重地委請鑑識科學專家鑑定,畢竟不同時期毛澤東的簽名都不一樣,經專家鑑定初判為毛澤東之墨跡。

讓人疑惑的是,為何這「地球孤本」會在大陸消佚、反留存在台灣?研究人員從「出處」解釋認為,應該是對日抗戰勝利後第2年(1947年),胡宗南部隊攻進延安後(陝北戰役),當時的共產黨員逃跑時來不及把書帶走,為我方繳獲而得以留存至今。

除了罕見的毛澤東親筆孤本,特藏室也珍藏不少「打臉」中共的史料,例如,中共迄今仍拒絕承認的消極抗日「七二一方針」,還有毛澤東提出謀略甚深的「三階段論」。

以李法卿為例,他當時是18集團軍所屬黨支部書記,遭國軍俘虜後策反,在其供述的「中國共產黨在抗戰期間之整個陰謀」書冊寫道:「紅軍出發到陝北,受共黨一年訓練,抗戰開始了;出發前,毛澤東、朱德召集訓話,指示工作方針」。

李法卿供述當時毛澤東與朱德的講話大意是說:「中日戰爭是共產黨發展的絕好機會,我們要利用抗日,我們的決策是七分發展、兩分應付、一分抗日」。此即是「七二一方針」的親眼親耳見證實錄。

更絕的是,這本李法卿供述原件的背面,留有時任國史館館長羅家倫的借書紀錄,時間是民國51年,並在閱讀後將「重點」、即「七二一方針」書寫在小紙條上,用迴紋針夾在書本第2頁。

此外,毛澤東當年早已構思「妥協、相持、代替」的三階段論。即第一階段是實力羽翼未豐時,先採妥協、虛偽應付;第二階段是具一定實力後,花費2至3年相持;第三階段是代替,就是共產黨勢力做大,要叛亂、喧賓奪主、代替國民黨的領導權。

研究人員指出,毛澤東利用對日抗戰,加上種毒、賣毒、蒐集法幣與購買物資,8年內從1千多人發展到16萬人軍隊;國民黨大軍則越打越累,畢竟當時都覺得抗日辛苦打了8年,現在還要打內戰,這也是國民黨失去大陸政權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