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用落差難求職 南韓大學生成「最大宗出口物」

大學生滿街跑,勞力工作沒人做,台灣與南韓皆然

  213
首爾街景(圖/unsplash_northbound17)

首爾街景(圖/unsplash_northbound17)

(台灣英文新聞 / 黃紫緹 綜合外電報導)對任何國家而言,「人才濟濟」都應是值得驕傲的形容詞,但對南韓而言,卻只能眼睜睜地把人才送出國,讓人民不致「走投無路」。

進入畢業季,南韓政府再度面臨就業市場緊縮的窘境。路透報導,2018年,南韓勞動市場僅能提供97,000個工作機會,創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截至今年3月,南韓15至29歲族群中,每4人就有1人失業。

南韓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中,年輕人受教育程度最高者,高中畢業生3/4都會繼續升學,但與台灣相似的是,大學生滿街跑,就業市場的相應工作卻已臻飽和。

周敏景(Cho Min-kyong音譯)畢業於一所頂尖南韓大學,有著工程專業學歷、設計獎項得主、英語程度嚇嚇叫。然而,2016年,她應徵的十項工作,包括知名現代汽車集團,卻都石沉大海,令她心灰意冷。情非得已,她只好向政府的「海外工作媒合計畫」申請,半年後就成功獲得包括Nissan汽車在內的三家日商聘僱。

寧可看著人才出逃,也不願人才在國內凋零。

南韓政府無奈之下,自2013年起推出了K-move等多項海外媒合計畫,協助年輕人在70國尋找就業機會。光是去年,就有5,783名青年受惠,其中1/3都去了人才短缺的日本,1/4則奔向美國。

新加坡等國家,會對這類計畫的申請者設下重重條件,如必須回國在公家機關工作達6年。南韓青年即便在政府協助下出國謀職,也不一定要回國,更無報效國家之義務,顯見政府為了讓人民溫飽,寧可將人才拱手讓人。

職場供需失衡、學用落差嚴重,南韓與台灣面臨同樣的困境。高學歷者求職困難、紛紛放眼海外,藍領工作卻乏人問津,只得不斷引進移工,彌補不足。儘管成功出國了,也不意味一路坦途。據報導,有的南韓民眾淪落到台灣當洗碗工、澳洲當肉品加工工人。更多的是,到了當地才發現,環境與薪資都與當初承諾的不符。

今年28歲的李澤洋(Lee Jae-young音譯)嘆道,一年海外工作雖讓履歷變得好看些,但也就那樣了。今年2月從德州萬豪酒店集團(Marriott)結束工作歸國的他表示,「我回來了,然後又失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