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雙人舞「無用」超給力 6月淡水雲門首演

  127
「無用」舞作由周書毅及王榮祿共同創作(攝影/劉壁慈)

「無用」舞作由周書毅及王榮祿共同創作(攝影/劉壁慈)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採訪報導)雙人舞作「無用」由台灣編舞家周書毅,以及香港舞蹈家王榮祿編創,為過去處於低潮時期的兩人共同碰撞出的火花,將於6月淡水雲門劇場首度來台演出,兩人也於近日分享創作歷程。

「無用」已在2016年於香港首演,當時媒體下了一個標題「在『無用』中找到另一種力量。」作品的誕生為香港的不加鎖舞踴館(Unlock Dancing Plaza)團長王榮祿,前往台東邀請周書毅參與舞團當時的創作「男生」。


來自香港的舞蹈家王榮祿(左)及周書毅(右)分享創作過程(攝影:劉壁慈)

當時正處於低潮的兩人,透過分享消極的無用感,進而共同產生新創作。從2016年到2019年這段期間,他們透過舞蹈各自在當時無用的力量裡慢慢跳回生活的日常。

針對這3年的轉變,周書毅提到,我們都曾經在生命中感受無用,對於世界的混亂,對於生命的困頓,在不同的階段裡,也許你曾感受到自己無用與無力的時刻,直到渡過的那一刻,你才知道「無用」是什麼?

王榮祿表示,在面對生活上的無力感也有來自社會的動盪和世界的紛亂,但選擇簡單並看似無用的生活方式,其實也能獲得強大的生命力去面對。

王榮祿的回答與周書毅的看法相呼應,其為「無用是在思考有用的可能,也是對於生命反省的一個課題,幸運的是多數人生活在衣食無缺,沒有戰爭的環境時代裡,面對的多是生活的挑戰,而生命無用的課題都是年老才遇見,如果能夠提早去省思,那也許能更面對自己的有用之處。」

周書毅提到當時創作時,周遭的環境帶給他的衝擊,還有許多的反思。一開始的創作發展是從生活狀態談起,充滿當時個人心理狀態的無力感;但仔細思索「消極值得分享嗎?」,也讓他們重新從消極中點燃動力。

被問及「跳舞是無用的事嗎?」時,周書毅說明,跳舞對他是十分有用的,能夠分享、創造語言,從這非文字敘述的語言中交流,感受身體的想像世界。

周書毅透露,但跳舞也曾無用,當他沒有辦法繼續以舞為生的時刻,舞蹈在那個時刻正是如此無用,每當他想起自己是如何渡過的,又會再次充滿力量了!而這也是為什麼會做這作品的緣故。

「無用」邀請聲音設計許敖山與燈光設計李智偉共製,他們為這作品在微光巨聲中,創造了屬於作品的縫隙之光。另外,在香港首演時的座位,為舞蹈家們們從友人家裡借來的「無用」的椅子。

「無用」將在6月15日及16日雲門劇場演出,其觀眾席與空間的轉變,也將讓作品更加不同。更多詳情請前往Unlock Dancing Plaza查詢,或是上網購票